四川石棉縣安順場:翼王悲劇地 紅軍勝利場

  • |
  • 幻燈播放
  • |
  • 查看原圖
  • |
  •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loading...

在巴蜀山川的古老碼頭中,石棉縣的安順場應該是一個特別之地。

中國近代史上,安順場曾發生了兩起具有重要影響的歷史事件:一是1863年5月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在此全軍覆沒;二是1935年5月中國工農紅軍在此強渡天險大渡河取得成功,打破了蔣介石要朱、毛紅軍成為石達開第二的迷夢。

從此,安順場以“翼王悲劇地,紅軍勝利場”蜚聲中外。

百年碼頭通江海15【所在河流:大渡河】

四進四川 石達開陷入滅頂之災

提到安順場,不得不說到石達開。很多人知道,石達開當年是在成都科甲巷被清廷秘密處死的,那么,這位太平天國最能征善戰的將領,又是如何跟四川扯上關系的呢?

在今天的石棉縣城北郊大渡河畔,有一座掩映在綠蔭叢中的雕塑,這便是“翼王亭”。“翼王亭”邊是石達開塑像。我有些納悶的是,雕像下,居然沒刻寫這位大名鼎鼎的抗清將領的名字,來這里參觀的游人也不多。

我從當地文史資料中了解到,上世紀40年代初,石棉縣永和鄉曾發掘出翼王碑等石刻碑文若干處,詳實記載了翼王兵敗始末,為中外歷史學家所關注。而永和鄉發現的戰國中晚期古墓群及出土文物,也是研究大渡河流域歷史文化的重要依據。

站在亭前,我想到石達開被誘俘后寫下的那首《入川題壁》,從中讀到了一種英雄氣慨。他雖非英勇捐驅于沙場,但在敵人的刑場上受凌遲處死,卻無畏無懼,讓人嘆服。

太平天國是中國近代史上頗具爭議的一段歷史,撇開其中是非曲直不說,讀到石達開那一章,還是感到強烈傳奇意味的。

翼王石達開十六歲“被訪出山”,十九歲統帥千軍,二十歲封王,被殺時年僅三十二歲。他生前率軍轉戰過大半個中國,有關他的傳奇故事遍傳坊間。關于石達開的才干,曾國藩曾說“查賊渠以石為最悍,其誑煽莠民,張大聲勢,亦以石為最譎”。

1862年初,離開洪秀全的石達開經湖北入川,為北渡長江,奪取成都,他轉戰川黔滇三省,先后四進四川,終于1863年4月兵不血刃渡過金沙江。5月,太平軍到達大渡河,此時太平軍尚有四萬余人。對岸尚無清軍,石達開下令多備船筏,次日渡河,但當晚天降大雨,河水暴漲,無法行船。三日后,清軍陸續趕到布防,太平軍為大渡河百年不遇的提前漲水所阻,多次搶渡不成,糧草用盡。為求建立“生擒石達開”的奇功,四川總督駱秉章遣使勸降,石達開決心舍命以全三軍,經雙方談判,由太平軍自行遣散四千人。剩余兩千人保留武器,隨石達開進入清營,石被押往成都后,清軍背信棄義,將兩千名將士全部殺死。

曾經有許多歷史學者很是不解,當年,石達開既已占領冕寧,為什么不走石棉—漢源—滎經—雅安這條大路去進攻成都,反而要走安順場—瀘定這條小路呢?他究意想到哪里去呢?

今天的石棉縣紅軍強渡大渡河紀念館,同時記載了石達開當年轉戰的情況:石雖是太平天國的猛將,但過去都是協同作戰,未曾經歷孤軍深入的危機。

1859年,他進攻寶慶失利后,率大軍退回廣西,此時軍心已動搖,次年就有部分官兵回到天京,一部分竟至降清。石達開自己也一度打算“隱居山林”,但因為清廷“到處懸賞嚴拿,無地藏身”,只得強打精神重謀入川之策。在多次與清軍作戰之后,石達開已意識到自軍今非昔比。特別是橫江惡戰,石達開損失四萬余眾。1863年5月他盡管僥幸攻下西昌、冕寧,但實際上已成疲憊之師。這時近在咫尺的成都,在他看來都是非分之想。于是,石軍折入安順場,最終陷入滅頂之災。

大渡河畔 紅軍17勇士冒險搶渡

今天,滔滔大渡河之畔的安順場,主要是一個5·12地震后重建的仿古民俗風情小鎮,這里群山環抱,風景如畫。作為著名的“紅軍勝利場”,它吸引了很多歷史文化愛好者的參觀瞻仰。

2002年5月,安順場修建了“中國工農紅軍強渡大渡河紀念館”,展廳以弘揚紅軍精神為主題,分為長征、大渡河戰役、紅軍長征過安雅、翼王悲歌、歷史評述等部分。

此前,上世紀60年初,安順場建起了占地面積達200平方米的“中國工農紅軍強渡大渡河紀念碑”,碑高6.26米,采用灰色花崗石雕而成。碑林正面為半圓雕紅軍戰士頭像,下方為17名勇士架著當地特有的翅首木船劈波斬浪強渡天險的浮雕。

1935年5月,也就是石達開全軍覆沒72年后,毛澤東、朱德率領的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在巧渡金沙江后,紅軍先遣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奪得大渡河邊僅有的一只小木船。5月25日,由紅一團團長楊得志、一營營長孫繼光指揮,在南岸紅軍強大的槍炮火力的掩護下,以17勇士為先導,打響了紅軍長征途中舉世聞名的強渡大渡河戰役。以紅一團一營二連連長熊尚林為首的紅軍17勇士,在當地苦難深重的老百姓和船工的協助下,不顧大渡河的驚濤駭浪,冒著槍林彈雨,迅速北渡強渡成功,殲滅國民黨第二十四守敵,占領了北岸桃子坪敵守軍陣地。

令人欣慰的是,當年幫助紅軍渡河的幾位船工的照片,也被紀念館里珍藏著。我在館里看到這樣的資料,1935年5月25日,中央紅軍來到安順場后,為打破敵人的包圍圈,紅軍決定強渡大渡河,他們找到21歲的船工帥仕高,請他駕船送紅軍過河。

當時,帥仕高看著和他差不多年齡的紅軍戰士,立即答應了。帥仕高還找來了當地人鄭有倫、減仕華、汪有倫和另外4名船工,冒著敵人的槍林彈雨,用“渡河第一船”把17名勇士載向了對岸。紅軍占領渡口后,帥仕高又找來了70多個船工,分成四班,日夜擺渡,3天內把紅軍送過了大渡河。紅軍一走,帥仕高怕遭報復,躲進深山彝寨,由于長期睡在地上,他的右眼失明了。

1965年,彭德懷出任西南三線建設第三副總指揮。這年秋季,他來到石棉縣某大型石棉礦檢查工作。得知當年的老船工帥仕高還健在,正在四川石棉礦醫院治眼疾,彭德懷忙輕衣簡從來到病房,見到帥仕高,他極為高興,雙手握著帥仕高的手說:“你是帥仕高呀?我們是老朋友啦。我早就想到安順場去看看你們。”華西都市報記者李貴平文/圖

    loading..
loading...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 股票推荐买入软件 股票配融资公司有哪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首荐金多多策略 湖北福彩快三在线开奖 山东群英会app 广西快乐十分技巧 天津时时彩几点开始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 超级七星彩开奖下载 河北快3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