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龍 因“求降信”蒙冤至死的元帥

2014-01-27  本文來源于蘇紅網   訂閱《紅星報》 | 向蘇紅網投稿
1969年6月9日,賀龍被迫害致死,含恨離開了這個世界。直到1974年9月29日,中共中央才專門發布文件,為蒙冤去世的賀龍恢復了名譽。

  賀龍(1896-1969),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軍事家,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創始人和主要領導者之一, 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 原名賀文常, 字云卿。 湖南桑植人。 他在半個多世紀的革命斗爭生涯中,為中國的舊民主主義革命、新民主主義革命、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作出了重要貢獻,建立了不朽功勛。

  1980年12月,在“兩案”(即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審判中,法庭對吳法憲秉承林彪旨意,誣陷、迫害賀龍元帥一事進行了法庭調查。

  吳法憲承認,1966年8月28日,在人民大會堂浙江廳聽取他對空軍黨委第十一次全會的情況匯報時,林彪對他說:“你們這個會賀龍插手了。賀龍這個人有野心,到處插手,總參、海軍、空軍、政治學院都插了手……你要警惕和防備他奪你的權。”林彪隨即讓吳法憲把賀龍插手空軍的情況寫個材料送給他。9月3日,吳法憲將寫好的材料送給林彪。

  9月2日,林彪還打電話給海軍副司令員李作鵬:“不要只高興羅瑞卿倒了,要注意賀龍,這個人是羅瑞卿的后臺。軍委很快要開會解決他的問題,你就他插手海軍的問題盡快寫個材料交給我。”像吳法憲一樣,李作鵬當然也遵旨照辦。

  9月5日,毛澤東在中南海游泳池休息室里,把林彪送來的誣告信,當面交給了賀龍。信中說:“賀龍有一條黑線在部隊搞奪權活動。”對此,賀龍既痛苦又氣憤。毛澤東對賀龍說:“我對你是了解的。我對你還是過去的三條:忠于黨,忠于人民;對敵斗爭狠;能聯系群眾。”

  林彪為什么策動吳法憲、李作鵬誣告賀龍呢?表面上看,吳、李是林彪線上的大將。實際上,是因為賀龍對林彪通過吳法憲、李作鵬搞派別活動有了正面沖突。

  1965年底,在林彪、葉群的策劃下,羅瑞卿被罷官。林彪欲借口抓“羅瑞卿分子”,搞掉一批不聽他使喚的干部。于是,吳法憲、李作鵬分頭在空軍、海軍開始行動。1966年7月初,他們反映的問題到了劉少奇、鄧小平案頭。劉、鄧很快指示中央軍委去空軍、海軍調查解決問題。

  7月7日,中共中央軍委舉行常委會討論海軍問題時,賀龍說:“搞地下活動是第一位的錯誤。有問題擺到桌面上來,不要搞陰謀嘛!”

  7月11日,中央軍委常委討論空軍問題時,賀龍嚴厲地批評吳法憲:“只報喜,不報憂……政治思想工作薄弱……有許多東西是假的。”

  與會的老帥們均站在賀龍一邊。林彪自知情況不妙,馬上以退為進:“??哲姷膯栴}要解決,但目前的班子以不動為好。”

  賀龍不為所動:“根據劉少奇、鄧小平同志的指示,個別的可做些調整嘛!”

  矛頭明確指向了林彪的愛將吳法憲、李作鵬。這無疑觸到了林彪的敏感神經。早在林彪因病“休養”期間,賀龍曾代替林彪主持軍委日常工作。賀龍撇開林彪“突出政治”的做法,與羅瑞卿一起轟轟烈烈搞起了全軍“大比武”,得到了毛澤東的肯定。林彪惟恐代理工作的賀龍占去他的位置,便將與賀龍想法一致的羅瑞卿搞下了臺,讓賀龍瞧瞧顏色。哪知耿直的賀龍根本不吃林彪那一套,看不慣他就要發言反對。

  在延安時代,毛澤東曾向賀龍談到過林彪其人。毛澤東說,長征期間,林彪表面上承認他的領導,背地里卻給中革軍委寫信,要求更換中央領導人;林彪愛出風頭,不能顧大局。林彪得知毛澤東對他的評價后,一直耿耿于懷。林彪還擔心,他在1937年1月寫給賀龍的一張紙條會成為一顆定時炸彈。當年國共合作抗日的時候,蔣介石曾于1937年1月在洛陽召集第二戰區軍官會議,林彪、賀龍等幾位八路軍師長隨同朱德、彭德懷去出席會議。林彪曾給賀龍寫了一張紙條,上面寫道:“蔣介石是有抗戰決心的,我們回部隊后可吹吹風。”

  此時,林彪覺得對他知根知底的賀龍已成為他陰謀篡權的障礙,因此積極策動吳、李誣告賀龍。同時,“志同道合”的夫人葉群也策動了中央軍委辦公廳警衛處長宋治國誣告賀龍。

  9月5日、6日接連兩天,葉群在人民大會堂西大廳,拉著宋治國竊竊私語。此后,宋治國將一張小桌放在了西大廳一個少人注意的角落,并找來紙和筆,伏案作起文章來。宋治國寫完四封揭發信后,親自送往葉群辦公室。

  葉群接信后很高興,且故意當著辦公室秘書的面問宋治國:“你寫的這些材料是否都可靠?是,我們送上去;不是呢,就不送了。”宋治國當然明白葉群的意思,忙說:“當然可靠,我寫的都是事實,我負完全的責任。”葉群為將事情搞成鐵案,又讓辦公室的秘書專門寫了份《關于宋治國寫材料情況的證明》。

  宋治國的“材料”寫道:“羅瑞卿家里辦公桌的玻璃板底下壓著一張照片,其中有賀(龍)、薛明、羅(瑞卿)、郝治平四人合影,天天看,但沒有主席的照片……我覺得賀(龍)與羅(瑞卿)、彭(真)、楊(尚昆)反黨分子來往很為密切,他們經常密談……他對警衛人員的教育不是以政治掛帥,而是業務掛帥,如教育人家如何將槍法練好,并要求每個警衛人員要練得百發百中……聽說體委自動銷毀了120部電臺,此事甚為可疑。”

  葉群之所以這么做,除了與林彪保持共同行動之外,還與賀龍夫人薛明在1943年延安整風時揭發過葉群有關。葉群抗戰初期在南京國民黨電臺當過播音員,參加過國民黨CC系舉辦的演講比賽,并與CC系的外圍組織有過來往。這段歷史被薛明揭發后,葉群一直記恨在心。

  而1967年2月14日,武漢市財貿干部外語教員晏章炎的一封誣告信,讓林彪等人如獲至寶。信中說:“1933年,(在湘鄂西的)賀龍主動要求投降。蔣(介石)派熊貢卿去后,賀龍要求當軍長,蔣介石只同意讓他當師長,賀龍嫌官小沒有談成。怕事情暴露,為了滅口把熊貢卿殺了。”

  6月13日,林彪、葉群派人到武漢進行了調查。調查人員發現了1934年3月17日湘鄂西中央分局就此事給黨中央的專門報告。報告中說:“去年12月蔣介石曾派一代表熊貢卿來游說賀龍同志,企圖收編,熊先派梁素佛來,賀龍同志首先發覺和揭露來人之陰謀,認為這是侮辱中央分局……我們為要得到蔣介石對中央蘇區及四方面軍之破壞工作的消息,遂允熊來,據熊說蔣已派四個人(有兩個是浙江人)到四方面軍去,中央蘇區亦建立多年工作,此等人均做上層收買工作,我們乃將熊事公開,舉行群眾審判槍斃之。”

  盡管該報告與晏章炎的說法完全相反,但在調查人員的授意下,晏章炎又寫了一份與上次內容完全相同的所謂“揭發”材料。這個晏章炎就是當年經辦此事的國民黨南昌行營第二廳廳長晏勛甫的兒子。

  7月12日,該材料以賀龍“通敵未遂”上報中共中央。9月7日,葉群在一次中共中央日常工作會議上提出:賀龍在湘鄂西同國民黨大員秘密接頭,企圖投敵,問題嚴重,要立案審查??瞪?、江青、陳伯達、謝富治等人發言支持。9月13日,賀龍被正式批準立案審查。

  另外,1968年3月,國務院參事室參事李仲公將兩封據稱是賀龍早年的“親筆信”交給了參事室,并提出要向周總理報告,和周總理本人單獨談。事情的起因是:3月20日,駐國務院參事室軍代表王炳輝召集參事室造**隊負責人開會,布置發動參事們揭發所謂“黨內最大的一小撮走資派”的歷史問題。在3月25日的參事全體會議上,王炳輝進行了動員。之后,就有了李仲公提交的材料。參事室接到材料后,感覺此事非同小可,當即向總理聯絡員鄭凱做了電話匯報,鄭要求將原信馬上送到總理辦公室。

  現在看來,周總理當時可能受到這兩封信的影響。1967年1月11日,周總理秘密安排賀龍夫婦、其子賀鵬飛和警衛參謀楊青成住進了西花廳。9天后,賀龍一行被送到了北京西山國務院管理局屬下的一處招待所。臨行前,周總理與李富春一起同賀龍談了一次話。周總理講道:“林彪說你在背后散布他歷史上有問題,說你在總參、海軍、空軍、裝甲兵、通信兵到處伸手,不宣傳毛澤東思想。”

  賀龍當時很生氣,幾次想說話,但周總理為保護他,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偫碜詈笳f:“毛主席不是保你嘛,我也是保你的。給你找個地方,先休息一下,等秋天我去接你回來。”“秋天接你回來”是周總理對賀龍的承諾。按周總理的性格,他不會忘記對戰友的諾言。而周總理為何食言呢?這可以在總理后來的言行中找到端倪。

  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周恩來總理下令重新調查李仲公提交的“賀龍求降信”的真偽。經過艱難的調查取證,1974年9月23日得出結論:“求降信”所用紙墨是1940年以后出產的,也就是說,李仲公1968年春交出的兩封信是偽造的。當時調查人員曾建議“處理”李仲公,周總理說:“把調查結果告訴他,就能把他嚇死。算了,他已經八十多了。”

  1975年6月9日,即賀龍去世六周年那天。周總理一見到薛明就大聲說:“我對不起賀龍同志,對不起你們!我沒有保護好賀龍同志!”說完,熱淚長流。

  可以說周總理是受了李仲公的蒙蔽,而李仲公這個人為什么要陷害賀龍呢?這里面有歷史和現實兩方面原因。歷史上,1927年3月,叛變革命前的蔣介石曾經派時任其秘書長的李仲公到武漢“拉攏”賀龍,而賀龍先是佯裝有興趣與蔣聯絡,待李真的透露底牌時,卻將李仲公抓了起來,甚至要把他槍斃。但蔣介石當時并沒公開反共,考慮到各方關系,賀龍將李轉押給了國民革命軍第八軍總指揮唐生智。唐生智將李放掉了?,F實上,新中國剛成立的時候,李仲公曾跑到中南海找相熟的周總理伸手要官,想當貴州省人民政府主席。周恩來對他說,你有想法可以提出來,但中央要統籌考慮。得不到肯定答復后,李仲公耍起賴來,糾纏不休??偫砗鋈幌肫?,他聽賀龍說起過李仲公。于是,打電話將賀龍叫到了中南??偫磙k公室。

  賀龍一進門,周恩來便指著李仲公說:“賀胡子,你認識他嗎?”賀龍聽說此人正在跑官,一見李仲公已明白了七八分,當即接口說:“認識么,老朋友了。”賀龍看周總理一眼又說:“李先生,那年在武漢,我送你到唐生智那里,后來你怎么就走了呢?”李仲公尷尬難言,“嗯啊哪”地起身告辭。

  后來,李仲公只被聘為國務院參事室參事,但他對賀龍一直耿耿于懷。“文化大革命”中,有人號召揭發賀龍,他便自行偽造了賀龍向蔣介石的乞降信,誣陷賀龍。

  1969年4月的九大,林彪作為“毛澤東同志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寫入了黨綱。一天,賀龍用手指著毛澤東和林彪的合影照說:“現在已經不是這個人(指林彪)的問題,而是這個人(毛澤東)的問題了。只要毛主席說一句‘賀龍沒有問題’,事情就完結了。我相信,毛主席總有一天會說這個話的。”

  可惜,兩個月后的6月9日,賀龍被迫害致死,含恨離開了這個世界。直到1974年9月29日,中共中央才專門發布文件,為蒙冤去世的賀龍恢復了名譽。

  生平事略

  1896年3月22日,賀龍出生在湖南省桑植縣洪家關一戶貧苦農民家庭。由于家境貧寒,念私塾五年,便輟學務家。少年的賀龍以憤世嫉俗,仗義疏財,敢于同惡勢力相抗爭而聞名鄉里。在辛亥革命的影響下,

  1914年參加了孫中山領導的中華革命黨,在桑植、石門、沅陵等縣從事反帝反封建的武裝斗爭。曾三度入獄,威武不屈。

  1916年,他以兩把菜刀鬧革命,奪取了反動派的武器,組織起一支農民革命武裝。這支武裝在軍閥林立的舊社會,屢遭失敗,幾經起落,在賀龍的堅強領導下,逐漸發展壯大,在討袁護國和護法戰爭中屢建戰功。

  國內革命戰爭時期

  1924年至1927年中國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期間,賀龍積極擁護孫中山先生“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三大政策,高舉打倒列強、打倒軍閥的旗幟,率部參加北伐戰爭。1926年夏,他擔任國民革命軍第九軍第一師師長時,已成為北伐軍中著名的左派將領。

  1927年06月,由于戰功卓著,升任國民革命軍第二十軍軍長。他不斷追求真理,在北伐戰爭中,逐漸由信仰三民主義轉變為信仰共產主義。1927年“四一二政變"后,革命轉入低潮,賀龍無所畏懼,堅定地站在共產黨和工農大眾一邊,率部參加并參與領導了南昌起義,擔任起義軍總指揮。在起義部隊南下途中,經周逸群、譚平山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

  南昌起義后,賀龍根據黨中央的指示,于1928年初由上?;氐较娑跷?,領導發動荊江兩岸年關暴動和湘西起義,與周逸群、段德昌等創建了紅二軍團和湘鄂西革命根據地。他反對黨內“左”傾機會主義路線所搞的肅反擴大化。

  1934年10月,率部與任弼時、蕭克、王震等帶領的紅六軍團在黔川邊境會師,由他和任弼時統一指揮,發起湘西攻勢,在十萬坪、浯溪河重創敵軍,兵圍常德,有力地策應了紅一方面軍突圍長征。

  1935年02月至8月,他和任弼時指揮紅二、六軍團反“圍剿”,在陳家河、桃子溪、忠堡、板栗園連獲大捷,殲滅了整師整旅的敵人,粉碎了十萬國民黨軍隊的“圍剿”,開辟了湘鄂川黔邊革命根據地。

  1935年11月,賀龍、任弼時領導紅二、六軍團開始長征。他們突破國民黨軍隊的重重圍追堵截,轉戰湘鄂川黔滇康青甘。

  1936年07月,根據中共中央指示,紅二、六軍團在甘孜組成紅二方面軍,賀龍任總指揮。與朱德、劉伯承、任弼時、關向應等對張國燾分裂黨、分裂紅軍的陰謀進行了堅決的斗爭,維護了黨的團結,促進了紅軍三大主力勝利會師。

  抗日戰爭時期

  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賀龍任八路軍第120師師長。

  1937年09月,率師主力東渡黃河,挺進敵后,配合國民黨軍隊對日軍發起忻口戰役,取得了雁門伏擊戰等勝利。后轉入晉西北管涔山區,率部粉碎日軍對晉西北的進攻,接連收復岢嵐、五寨等七座縣城,開辟了晉西北抗日根據地。

  1938年底奉命率部挺進冀中,任冀中軍政委員會書記,指揮第120師和八路軍第三縱隊轉戰冀中平原,先后在大曹村、曹家莊、邢家莊、黑馬張莊,四戰四捷。他指揮的河間齊會戰斗,是抗日戰爭中平原殲滅戰的范例。在這次戰斗中,他身中毒氣,仍堅持指揮,為部隊作出表率。

  1939年09月,在晉察冀邊區指揮了著名的陳莊戰斗。

  1940年率部返回晉西北,擔任晉西北軍政委員會書記和晉西北軍區司令員,領導晉西北軍民粉碎了日軍多次“掃蕩”,指揮晉綏軍民“把敵人擠出去”,創造了許多光輝戰例。他領導晉綏人民進行政權建設和經濟建設,使晉綏根據地不斷擴大和鞏固。

  1942年06月,他擔任陜甘寧和晉綏聯防軍司令員,為陜甘寧和晉綏兩個根據地的建設作出了杰出貢獻。在黨的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上,他當選為中共中央委員。

  解放戰爭時期

  賀龍率領晉綏部隊主力揮師北上,解放了晉中廣大地區,并與聶榮臻指揮的晉察冀部隊一起進行了集寧戰役、綏遠戰役、晉北戰役,協同晉冀魯豫部隊發起了呂梁、汾孝戰役,打退了國民黨軍隊向解放區的進攻,殲滅了敵人的有生力量。解放戰爭開始后,賀龍奉命協助彭德懷組織指揮西北戰場部隊,并主持后方根據地的建設,負責陜甘寧和晉綏的財經工作。他積極領導根據地人民進行土地改革,集中邊區的人力、物力、財力支援前線部隊作戰,為西北解放戰爭的勝利作出了重要貢獻。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

  1949年12月,賀龍率華北野戰軍第十八兵團等部,由陜入川,配合劉伯承、鄧小平指揮的第二野戰軍,殲敵數十萬人于成都地區。西南各省解放后,賀龍任西南軍政委員會副主席和西南軍區司令員、中共西南局第三書記。他與鄧小平、劉伯承一起領導了清剿土匪,恢復生產,建設邊疆,以及改造起義投誠的原國民黨部隊等工作,為和平解放西藏,解放大西南,建設大西南,作出了卓越的貢獻。

  1954年調中央工作后,一直擔任國務院副總理和中央軍委副主席等重要職務。

  1956年中共八屆一中全會上,被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長期以來,他積極參與領導中國社會主義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

  1959年底,任國防工業委員會主任,同羅瑞卿等領導了我國的國防工作建設。

  1964年初,主持軍委日常工作,與葉劍英、羅瑞卿等組織全軍群眾性的大練兵運動,有力地推動了人民軍隊的革命化、現代化、正規化建設。從建國初期開始,他一直兼任國家體委主任,是中國社會主義體育事業的開拓者和奠基人。在國際事務中,他協助周恩來工作,多次出訪歐亞各國,為增進中國人民同世界各國人民間的友誼,進行了不懈的努力。

  文革時期

  文化大革命期間,由于林彪欲確立其在軍中的地位,急于整倒賀龍,毛澤東希望得到林彪的支持,遂拋出賀龍與林彪進行政治交易,將其肅整。林彪和康生誣陷賀龍準備推動“二月兵變”,企圖推翻毛澤東,又指國家體委是“賀龍的獨立王國”,“混進了大批叛徒、特務和走資派”。結果,賀龍遭紅衛兵批斗,受到嚴重迫害,1969年6月9日病逝于301醫院。在他去世前,聽到豬叫聲,對妻子薛明說:“想吃一口豬耳朵”,卻也被看守拒絕,連飲水也沒有,甚至要喝自己的尿。

  賀龍在文革之前一段時間和文革初期,曾負責主持軍委日常工作。毛澤東對賀龍一直也很信任。據說當年毛在延安與江青的婚姻,除康生支持外,就只有賀龍支持,賀當時說:“堂堂一個大主席,討個女人有什么了不起,誰再議論我槍斃了他!”。但賀龍對文革所持態度比較曖昧,又與羅瑞卿時有唱和,犯了林彪之大忌,林欲除之而后快;而毛急需林彪對文革的支持,遂同意以羅瑞卿、賀龍,來換取林彪的支持。但林彪對賀龍的手段過于殘忍,是毛始料未及的。

  1973年底,毛澤東在軍委會上承認在對待賀龍的問題上“搞錯了”,并說“我聽了林彪一面之辭,所以我犯了錯誤”。1974年中央為賀龍平反,周恩來在追悼會上連鞠7個躬。[2] 1974年9月29日,中央發表了《關于為賀龍同志恢復名譽的通知》。1982年10月,中共中央又作出了“為賀龍同志徹底平反的決定”。

  家庭

  賀龍在家鄉時曾經有一個童養媳徐月姑,生了一個女兒賀金蓮。徐月姑在南昌起義期間病故。后與蹇先任結婚,生有一女賀捷生,后離婚。1942年,賀龍與第三任妻子薛明結婚,生有一子賀鵬飛,兩個女兒賀黎明,賀曉明。

關于蘇紅網 | 聯系我們 | 商務合作 | 投稿郵箱 | 網站招聘 | 友情鏈接 | 服務條款 |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站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或描述,本站不承擔由此引起的法律責任。
主管單位:中央蘇區紅色旅游聯盟 ? 2008—2013 蘇紅網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 2018理财平台排行榜 快乐8中奖规则详细 快乐双彩开奖公告 赌博上头控制方法 股票融资开户有什么条件 收盘时的股票指数 金惠配资 上海股票代码 新手如何看k线图 安徽快3一定一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