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任窮:乞討賣藝出身的開國上將

2014-01-27  本文來源于蘇紅網   訂閱《紅星報》 | 向蘇紅網投稿
宋任窮(1909-2005 ),原名宋韻琴。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級將領。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榮獲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開國上將宋任窮的傳奇人生

  宋任窮(1909-2005 ),原名宋韻琴。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級將領。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榮獲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宋任窮是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偉大的共產主義戰士,杰出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工作的卓越領導人,中國共產黨第八屆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第十一屆中央書記處書記、第十二屆中央政治局委員,原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副主任,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四、五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

  宋任窮是湖南省瀏陽縣人。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27年參加秋收起義??谷諔馉帟r期,任八路軍一二九師政治部副主任、主任,冀魯豫軍區司令員,中共平原分局代書記。解放戰爭時期,任中共豫皖蘇分局書記兼軍區政治委員,華東野戰軍第三副政治委員。新中國成立后,任中共云南省委書記兼云南軍區政治委員,中共中央副秘書長,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干部部副部長,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1985年在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上被增選為中央顧問委員會副主任。

  誤傳名字是毛澤東改的

  宋任窮原名宋韻琴,1927年八一南昌起義后不久,年僅18歲的他帶著中共江西省委的密信輾轉找到剛剛領導了井岡山秋收起義的毛澤東,隨后參加了三灣改編,成為毛澤東麾下的一名連隊文書。三灣改編后,宋任窮參加了打遂川的戰斗。拿下遂川后,部隊在遂川過了一個愉快的春節。宋任窮所在的三營營長伍中豪是黃埔軍校第四期的,是一位儒將,很能打仗,還喜歡作詩。他平日愛喝酒,酒興濃時,便詩興大發。宋任窮的名字就是在遂川戰斗后的那個春節,伍中豪喝酒時為他改的。伍中豪一邊喝酒,一邊口里念著他的名字:“宋韻琴、宋韻琴,這個名字不好,像個女人的名字,不如改了吧!”接著,他念念有詞地在嗓子眼里轉著:“宋韻琴、宋韻琴,宋任窮!”突然停住了,說:“就叫宋任窮吧!”于是,宋韻琴就此改名為宋任窮。宋任窮晚年寫回憶錄時笑著對身邊工作人員說:“那時,改名字很簡單,不用批準,只要在花名冊上把名字改過來就行了。后來,有人傳說,我的名字是毛澤東改的,這其實完全是誤傳。”

  乞討賣藝,歷經磨難找紅軍

  1928年冬,敵人開始重兵圍剿井岡山根據地。留在井岡山堅持斗爭的彭德懷與滕代遠、王佐等為了保存實力,決定主動撤離井岡山,去開辟新的根據地。彭德懷、滕代遠還決定,將湘南籍戰士臨時組成一個特務連,作為后衛,負責斷后,并指定由宋任窮和康健負責。

  下山時,特務連被打散了,只有宋任窮、康健兩人始終在一起,康健的腳凍傷了,腫得無法落地。宋任窮就背著他艱難行走,乞討著繼續找部隊。

  在上猶,他們碰到一個要飯的老頭,姓吳。為了找個掩護,宋任窮和康健就拜這個吳老頭為師,跟著他一起要飯。到了贛州,他們住在一個燒過磚的舊窯里,宋任窮千方百計求醫問藥,為康健治病,但總不見他的病情好轉。有一天,天快要亮的時候,康健哼了幾聲便再也沒有醒來。宋任窮失聲痛哭,料理完戰友的后事,仍乞討著,繼續尋找部隊。

  漫無目標的尋找總不是辦法,宋任窮決定先回家去,等打聽到消息再說。走到萬載附近,碰到兩個玩蛇的人。身無分文,當務之急是混口飯吃,宋任窮靈機一動,又拜了這兩個玩蛇的人為師。一個月后,宋任窮辭別師傅,帶著一條蛇向家鄉方向走去。一路上,幸虧有這條蛇在身邊,幫他順利地通過了敵人的一次次盤查。

  到家時,家里的門關得緊緊的,敲了好一陣,他的三哥才把門打開。一見是弟弟回來了,三哥又驚又喜,抱著他痛哭流涕。原來,在他參加革命后,家里接連發生了三起慘?。簨寢屓ナ懒?,大哥遭敵殺害,二哥也不幸死去。聽了三哥的哭訴,宋任窮如遭晴天霹靂,驚呆了,繼而悲痛地抱頭痛哭。他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到黨組織,回到紅軍隊伍里,革命到底,為親人報仇。

  宋任窮在家鄉隱蔽半年后,又前往廣東、湘南等地尋找黨組織,可仍然沒有結果。他只得改名宋固,在醴陵縣報名參加了唐云山的國民黨軍獨立第十五旅,打算以后趁該部與紅軍交火時尋機回到紅軍部隊。

  1930年2月24日,唐云山第十五旅進攻蘇區,在江西新淦(今新干縣),宋任窮在火線上帶領10余名國民黨士兵主動向紅軍繳械投降。正巧,接受他們投降的是原紅四軍三十一團。宋任窮終于見到了自己的老戰友高自立、周昆、歐陽健等人。他像一個走失的孩子突然見到了自己的親人一樣,興奮得眼淚直流。經審查,黨組織很快恢復了他的黨籍,安排了他的工作。

  親歷長征中北上危機時刻

  1934年10月,紅一方面軍長征前夕,宋任窮被調到干部團任政委。干部團團長是陳賡。

  紅軍干部團由中央根據地的四所紅軍干部學校合并而成,主要任務是警衛黨中央和中央軍委機關,并負責儲備、培訓和為部隊輸送干部,必要時也參加戰斗。四渡赤水期間,干部團直接參加了兩次戰斗,一仗是一渡赤水之前打土城,一仗是二渡赤水之后再克遵義。土城一仗,干部團打得相當慘烈,傷亡百十來人。宋任窮萬分痛惜。他就此事專門向毛澤東作了匯報,說:“干部團的學員都是連排以上干部,培養一個干部不容易,這樣使用代價太大了。”毛澤東同意并惋惜地說:“是啊,對干部團的學員用是要用的,但這樣用不行。以后要注意哩!”

  紅一、四方面軍會師以后,由于張國燾堅持分裂主義,長征中的紅軍面臨最嚴重的一次危機。張國燾到阿壩后就按兵不動,堅持要南下,命令左路軍停止北上,并打電報給中央,要右路軍也重新過草地南下。毛澤東、周恩來在巴西召開緊急會議,采取果斷措施,率領一、三軍團和紅軍學校連夜出發。這時的干部團已和四方面軍紅軍學校合并,改編為新的紅軍學校。干部團編為 紅軍學校特科團凌晨3時接到北上的命令,宋任窮和代理團長韋國清把全團集合起來,明確告訴大家:北上是中央的方針,南下不是中央的方針。愿意北上的走,不愿意北上的可以留下。

  摸黑走了大約20多里路,忽然從后面傳來立即停止前進的緊急命令。毛澤東和其他中央領導同志走在紅軍學校前頭,在半山坡一塊很小的平地上停了下來。紅軍學校教育長李特持槍帶著幾個荷槍實彈、指頭按著扳機的警衛員氣勢洶洶地趕到毛澤東身邊,問毛澤東:“現在總政委張國燾同志來了命令要南下,你們怎么還要北上?”

  毛澤東冷靜而堅定地說:“這件事可以商量。大家分析一下,看北上好,還是南下好?,F在只有北上一條路可走,因為南邊集中了國民黨的主要兵力,而陜、甘的敵人比較薄弱,這是第一。第二……”

  李特依然不大服氣。毛澤東換了嚴肅的口氣說:“彭德懷率領的三軍團就走在后面,彭德懷同志是堅決主張北上、反對南下的。他對張國燾要南下火氣大得很哩!你們考慮考慮吧!大家要團結,不要紅軍打紅軍嘛!”

  這一說,李特不敢輕舉妄動。毛澤東又語重心長地說:“我相信,不出一年,你們一定會北上的。你們南下,我們歡送。我們前面走,給你們開路,歡迎你們后面來。”

  宋任窮清楚地記得毛澤東最后一句話接連講了三遍。李特眼看威脅右路軍南下無望,便說:根據張國燾同志的命令,紅軍學校的學員要南下。毛澤東顧全大局,同意讓四方面軍的學員回去。毛澤東讓宋任窮和韋國清集合特科團全體同志,他要對學員們講話。毛澤東把前面講的話對著大家又講了一遍,最后依舊強調說:“南下的路是走不通的,你們將來一定要北上的?,F在回去不要緊,將來還要回來的。你們現在回去,我們歡送;將來回來,我們歡迎。”

  宋任窮目睹這驚心動魄的一幕,深為毛澤東的膽識和氣魄所鼓舞。他和特科團剩下的幾十個干部緊隨毛澤東,克服千難萬險,一直走到了延安。

  歷經硝煙洗禮的愛情

  經過萬水千山的跋涉,中央紅軍勝利抵達陜北。到了陜北,算是安頓了下來,不少指戰員相繼結婚。當時宋任窮自己還沒有考慮到結婚的終身大事。曾任紅一方面軍總政治部副主任的袁國平的夫人邱一涵,是位熱心腸的大姐,她四處張羅著給宋任窮找對象。

  不久,邱大姐給他介紹了一個叫鐘月林的女孩子。對鐘月林宋任窮并不陌生,在長征路上,宋任窮就見過,雖然了解不多,但對她的印象很好。他覺得鐘月林很實在,質樸善良,便同意與她結婚。

  戰爭年代一切從簡,結婚不搞什么儀式。沒有新房,宋任窮的宿舍就是他們的家。一切生活用品都沒有新添置。兩個人走到一起,便成了家。結婚時,宋任窮拿出僅有的三塊錢,買了一只羊,做了烤燒餅,請蔡暢、鄧穎超、賀子珍、鄧六金等幾位大姐及紅軍學校的幾位同志一起吃了一頓飯,事就了了。

  結婚后沒幾天,周恩來便找宋任窮談話,說組織上決定派他到劉志丹任軍長的紅二十八軍去工作。新婚燕爾的宋任窮和鐘月林,不得不面臨著分別。1938年,鐘月林通過葉子龍找到毛澤東,要求到抗日前線去,跟丈夫宋任窮在一起工作。

  毛澤東風趣地和鐘月林開玩笑:“前方的女學生多,你是不是怕宋任窮變心了?”經過毛澤東批準,1938年8月,鐘月林隨張經武、江華兩位同志一起到了八路軍一二九師駐地。

  毛澤東批準鐘月林到前線去之后,葉子龍根據毛澤東的口述,給宋任窮發了一封電報,大意是說:鐘月林已經從無線電學校畢業,要到前方去;宋任窮現在何處,請回電。

  宋任窮接到電報后,有一個多月時間沒有回電。因為當時前方部隊中,除了朱德夫人康克清大姐和劉伯承夫人汪榮華大姐照料年紀較大的朱德和劉伯承之外,其他干部幾乎沒有帶家屬的,宋任窮覺得自己不應破例。后來同志們都勸宋任窮說,這是毛主席批準的,不好拒絕,宋任窮這才同意鐘月林到冀南來。在八年抗日戰爭中,鐘月林一直同宋任窮一起戰斗在最前線。

  扶棺揮淚,痛失戰友劉志丹

  1935年底,中共中央決定組建由陜北紅軍組成的紅二十八軍,員額1200余人,軍長劉志丹,政治委員宋任窮。

  劉志丹在陜北名氣很大,威望很高,老百姓在“信天游”里唱“正月里來是新年,陜北出了個劉志丹”。 在到紅二十八軍工作前,周恩來親自找宋任窮談過話,囑咐他要尊重劉志丹,尊重地方干部,要互相學習,加強團結。劉志丹黨性強,顧全大局,對包括宋任窮在內的中央派來的干部非常尊重,經常教育陜北紅軍要尊重外來干部。宋任窮比劉志丹小六歲,對劉志丹很敬佩,凡是大事他們都一道商量著辦,彼此推心置腹,沒有絲毫芥蒂。

  1936年2月中旬,宋任窮、劉志丹率領紅二十八軍,東渡黃河,開赴抗日前線。黃河岸邊3月底的夜晚,浪高風黑,怒吼的濤聲里不時傳來沙岸崩塌的沉悶聲響。在一片風聲、浪聲、槍炮聲中,紅二十八軍一舉突破閻錫山的河東防線,殲敵兩個營,占領羅峪口。此后,紅二十八軍先北后南,接連打敗六股來犯之敵,于4月13日到達山西中陽縣西部渡口三交鎮。該鎮南北環山,西面臨水,地勢險要,易守難攻。4月14日拂曉,圍攻三交鎮戰斗打響。戰斗至中午,攻擊不大順利。劉志丹決定親自到北山前沿陣地指揮。宋任窮則留在軍指揮部掌握全面情況。不料劉志丹剛到前沿,便被一顆子彈擊中左胸。他斷斷續續地說完“ 告訴政委,請他帶部隊……堅決把三交鎮攻下來”這句話,就溘然逝去。

  宋任窮流著淚把軍大衣輕輕蓋在劉志丹身上,扶著擔架一步步把他送下陣地。他向黨中央電告噩耗,并籌劃船只,制作上好棺木裝殮起劉志丹的遺體,運往黨中央所在地瓦窯堡。臨行前,在場的數十人扶棺揮淚,天地動容。

  由于劉志丹的犧牲和部隊減員較多,上級曾準備撤銷二十八軍的番號。后來中央軍委總政治部專門派人到二十八軍作了考察,認為部隊情緒穩定

  ,士氣旺盛,素質確實很出色。于是,中央軍委決定保留二十八軍建制,補充一些兵員,并任命宋任窮為軍長,蔡樹藩為政治委員。

  毛遂自薦當部長,戈壁大漠建奇功

  1956年4月,宋任窮在一次會后遇見周恩來總理。周恩來說要從軍隊里調個中央委員出來加強地質戰線,讓他考慮考慮。宋任窮考慮了兩天,毛遂自薦,對周恩來說就把我調出來吧。周恩來說你能出來嗎?當時宋任窮還在總干部部任副部長。他說總干部部有人。周恩來說那好,我請示主席。沒過幾天,周恩來告訴宋任窮:主席有新的考慮,要成立原子能委員會。

  周恩來1956年7月向中央提出《關于原子能建設問題》的報告,建議成立“原子能事業部”。這個意見毛澤東同意,11月正式提交一屆人大常委會議通過,決定成立第三機械工業部,搞原子彈,部長是宋任窮。1958年2月,三機部改為第二機械工業部。初創時,主要抓隊伍組建、地質找礦、科研基地建設。

  搞原子彈不比打仗,要依靠科學,尤其是要得到中國最高科學機構中國科學院的支持。為此,就要和中科院“走親戚”,“攀親家”。宋任窮給中科院黨組書記兼副院長張勁夫打電話,說要到他家里拜訪他。

  宋任窮這次拜訪張勁夫,就是談科學院要怎么支持二機部、幫助二機部。宋任窮緊緊握住張勁夫的手說:“勁夫,這個事太重要了,你要幫助哇!其他部門我也希望他們來支持,但主要靠科學院吶!”

  張勁夫說:“沒有問題。這是中央的任務,是國家的任務,也是科學院的任務。第一,我把原子能研究所全部交給你。另外,科學院其他各研究所凡是能承擔二機部的研究任務的,我們都無條件地承擔;如果骨干力量不夠,還需要調一些人去,我們再想辦法。譬如,鄧稼先是學物理的,從美國留學回來,是科學院數理化學部的學術秘書。吳有訓副院長兼數理化學部的主任,日常工作就靠鄧稼先負責,這個同志你要我也給你。”

  有了人才,還得有礦。宋任窮擔任三機部部長后,花費很大精力搞地質找礦,幾乎所有發現鈾礦的地方他都去過。在科研工作方面,宋任窮則緊抓蘇聯援助的“一堆”(反應堆)、“一器”(加速器)建設。1958年9月,“一堆”、“一器”正式移交使用。

  當時,受“大躍進”的影響,核戰線上也提出了“大家辦原子能科學”、“全民辦鈾礦”等口號。還有的人堅持要對蘇聯提供的設計和設備進行革新改造。宋任窮等人不同意,認為這要慎重。但是要求改造的同志堅持己見,宋任窮無奈,只好給毛澤東寫信,要求當面向他匯報。兩天后,宋任窮接到電話,通知他到中南海游泳池向毛澤東匯報。

  宋任窮匯報后,毛澤東說:你們的意見是對的。這個原子堆、鈾235工廠,你們還沒有掌握好,怎么就動手改了呢?比如寫字,先得學寫正楷,再學寫行書,然后再練草書。宋任窮回來后,傳達了毛澤東的意見,大家才統一了思想,避免了可能對主工藝設計和設備亂改的錯誤。

  1960年初,周恩來帶領一些部長在廣州學習政治經濟學。學習結束后,毛澤東約見幾位部長??瞪踩チ???瞪灰娝稳胃F就談起什么時候能夠爆炸原子彈的問題。宋任窮說:蘇聯原來答應給我們的原子彈樣品和資料現在不給了,要靠自力更生,盡最大努力,爆炸時間得推遲到1964年。

  康生擺出一副“最革命”的架勢說,1964年爆炸遲了,還是應該在1962年爆炸,并講了許多冠冕堂皇的話。毛澤東聽著,一直沒有表示,最后只講了一句話:康生,你去當二機部部長吧??瞪豢磩蓊^不對,才不吭聲了。實踐證明,1964年爆炸原子彈是切合實際的。

  當年中蘇關系破裂,有些蘇聯專家在撤走時,把該給中方的資料也帶走了,還說“這是對你們的毀滅性打擊”、“從此你們將處于技術真空的狀態,估計20年你們也搞不成原子彈”。然而僅4年后,1964年10月,從中國西部沙漠中升起的蘑菇云,宣告了他們預言的破產。宋任窮在二機部工作4年,對原子彈事業作出了重要貢獻。

  情有獨鐘,深情關愛排球事業

  在幾位開國老將軍中,呂正操愛網球,宋任窮愛排球,那是出了名的。

  宋任窮擔任中國排協名譽主席20余年。全國排球界都知道宋老將軍對于排球情有獨鐘。對中國男女排,宋任窮都關愛備至,幾十年如一日,重大賽事,每賽必看。比賽勝利了,宋任窮常常親自打電話向球隊表示祝賀。球隊比賽受挫了,他更會打電話問候球隊,甚至親自趕到訓練局看望球隊。

  宋任窮曾說過這樣的話:“別的職務都可以辭去,中國排球協會名譽主席我不辭去!”袁偉民非常感動,幾十年來也一直堅持抽空去看望這位德高望重的排協名譽主席。

  宋任窮的排協主席雖然是名譽的,但是他對女排的情況了如指掌,連誰是陪練都一清二楚。中國女排第二次奪取世界冠軍后,中央領導在中南海集體接見運動員、教練員、領隊和國家體委領導、各司局領導。體委領導想讓陪練陳忠和也一起參加接見。陳忠和有些不好意思,站在最后一排的左邊角上。結果接見時出現了一件大家都沒有想到的事情: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國排協名譽主席宋任窮特意走到后排對陳忠和說:“小陳,你過來。” 說著,他拉著陳忠和的手走到前排,向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胡耀邦介紹說:“這就是我們的無名英雄,女排的陪打小陳。”胡耀邦親切地和陳忠和握手,萬里等中央領導也向陳忠和親切致意。這件事讓大家都很感動。

  對這一切,陳忠和銘記在心。他認為這不只是對他個人的一種理解與尊重,也是對所有的無名英雄的一種關愛。這成為了促使他更熱愛排球事業與中國女排的動力之源。陳忠和不負眾望,2004年8月29日,擔任中國女排主教練的他率中國女排在雅典奧運會上奪取了冠軍。一直關注著中國女排的宋任窮,又一次親自給中國女排發去了賀電。

關于蘇紅網 | 聯系我們 | 商務合作 | 投稿郵箱 | 網站招聘 | 友情鏈接 | 服務條款 |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站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或描述,本站不承擔由此引起的法律責任。
主管單位:中央蘇區紅色旅游聯盟 ? 2008—2013 蘇紅網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 安徽快3有没有软件 双彩论坛福彩3d字谜专区 在线配资 杨方配资 北京快三开奖一定牛 福建快3平台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图 广东11选5玩法有多少种 巧牛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 快3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