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慶閱兵總指揮禁衛上將張宗遜佚事

2014-01-20  本文來源于蘇紅網   訂閱《紅星報》 | 向蘇紅網投稿
張宗遜將軍幾十年戎馬生涯,大多與與護衛黨中央、毛澤東聯系在一起,所以軍史研究者雅稱他為“禁衛上將”。

  1927年汪精衛在武漢叛變革命,張宗遜時任國民革命軍第24師新兵營排長。不久,新兵營在武昌被編入第二方面軍總指揮部警衛團第3營。1927年9月9日,張宗遜隨警衛團參加了湘贛邊界秋收起義,任中國工農革命軍第1師1團參謀。

  中央規定的起義計劃目標是奪取長沙。但由于敵強我弱,起義進行得很不順利,部隊損失嚴重,團長盧德銘不幸壯烈犧牲。行動中,張宗遜率領一連兵力,向西攻擊時,擔任先鋒;向東撤退時,擔任后衛。十來天連續戰斗,他出色地完成了任務,初步展露了指揮作戰和管理部隊的才干,引起毛澤東的關注。

  秋收起義受挫后,由于部隊建制單位大量減少,干部大都降職任用,張宗遜被調到特務連任副連長。特務連的主要任務是護衛毛澤東和團部安全,張宗遜帶領一個排,專門擔負毛澤東的貼身警衛任務,實際上成了毛澤東的首任衛士長。

  當毛澤東知道張宗遜是陜西渭南人時,風趣地說:“啊,你來自八百里秦川,是姜太公的老鄉呀!姜太公垂釣于渭水嘛!”張宗遜性格內向,不善言辭,只是報以微笑來答謝毛澤東的信任。

  張宗遜身材魁梧健壯,顯得很威武,雖然時年不到20歲,但已是一個有兩年多黨齡的黨員和一名干練的初級軍官了。早在黃埔軍校學習時,他就多次到毛澤東主辦的農民運動講習所聽過講演,從那時起就十分敬佩毛澤東是一位深知中國國情的理論家,由他領兵直接護衛毛澤東,應該說是最合適的人選。

  毛澤東的警衛員兼情報員

  張宗遜承擔的主要任務是護衛毛澤東,確保毛澤東的安全。當時到處是反動武裝和土匪,內部也時有動搖分子和叛徒鬧事,隨時需設崗布哨,嚴防不測。從三灣改編到進軍井岡山,張宗遜與毛澤東形影相隨,動則并肩行軍打仗,歇則同宿一個屋內,經常是毛澤東睡在鋪板上,張宗遜等打地鋪睡在旁邊,隨時守護。在他的晚年回憶中,留下了一段令人難忘的紅色記憶:

  1927年10月23日破曉,部隊在大汾鎮突然遭到反動地主武裝蕭家壁部的襲擊。連長曾士峨和黨代表羅榮桓命令張宗遜帶一個排,負責護送毛澤東。秋收起義后,經過幾十天的長途行軍跋涉,毛澤東的腳背被草鞋磨爛了,走路一拐一拐的,不時微微皺一下眉頭,走在崎嶇的山路上有時腳猛地被硌一下??吹剿瞧D難的樣子,張宗遜和戰士們一次次提出綁一付擔架抬著他走,可毛澤東總是擺擺手說:“謝謝大家,我自己能走。”但張宗遜堅持要抬,毛澤東卻堅決不坐。雙方爭執不下,彼此都很動情,最后毛澤東退讓說:“你給我弄根竹竿,咱們拄著慢點走,好嗎?”爭執這才平息下來。

  回憶往事,張宗遜感慨不已:“我們覺得,毛委員是讀書人,并不善于長途行軍,但他竟能如此經得住艱苦,很令人佩服。”

  張宗遜除負責護衛毛澤東外,還兼負著一個重要任務,就是收集情報。那時,部隊尚無專門偵察機構,更無電話、電臺,外界的情況主要靠收集報紙和打探消息得知。一天,派出去打探消息的同志帶回幾張舊報紙,上面登有朱德等率領南昌起義部隊在廣東汕頭地區活動的情況。張宗遜立刻把報紙拿給毛澤東,毛澤東看后非常高興,并決定派人去聯絡,由此引出半年后的朱毛會師。

  1928年4月,朱德、毛澤東在井岡山會師后,張宗遜任中國工農紅軍第4軍的一名連長,成為“我軍創始階段的少數幾個連長之一”,并一度兼任過永新縣游擊大隊大隊長。

  此后,張宗遜一直緊隨在毛澤東身旁,轉戰贛南、閩西,在戰斗中不斷成長,歷任紅4軍第3縱隊9支隊副支隊(營)長、支隊(營)長、軍代理參謀長。

  毛澤東很重視偵察敵情工作,當時沒有無線電偵聽設備,軍隊情報主要靠派人出去偵察和收集報紙,他曾多次派張宗遜出去收集報紙。下井岡山不久,部隊在大柏地打的一個大勝仗,就是根據報紙上的消息采取行動的。

  1929年2月初,部隊來到瑞金地區活動,張宗遜奉命帶一個大隊(連)進入瑞金縣郵政局收集報紙。當時,報上的一則消息引起了他的注意:“獨七師劉士毅蕭致平團,經瑞金尾隨共軍,朱、毛部不久將被殲滅。”這說明敵人正向瑞金開來,張宗遜當即將這一重要情報報告了軍部。軍部遂決定部隊不在瑞金停留,而到大柏地去,相機殲滅該敵。

  2月9日部隊進到大柏地。2月11日是陰歷大年初一,紅軍在大柏地設下埋伏。戰斗打響后,敵人憑借優良武器裝備搶占了幾個制高點與紅軍拼爭。張宗遜所在的9支隊(三營)是紅4軍的預備隊,當戰斗進行到最激烈的階段,他奉命帶一個大隊(連)投入戰斗,從正面向敵人進攻,最后配合友鄰將敵打垮,又追擊了二十多里路。這一仗殲滅了蕭團,俘敵八百多人,繳獲槍支八百余支。

  從紅軍戰將到中央軍委一局局長

  1930年10月,張宗遜升任紅1軍團(軍團長林彪、政委聶榮臻)第12軍36師師長。在第一次反“圍剿”作戰中,張宗遜率部支援紅3軍團(軍團長彭德懷)第9師作戰,全殲國民黨軍第18師師部和兩個旅,活捉敵師長張輝瓚。

  通過這一仗,張宗遜的名字在林彪、彭德懷心目中都留下了深刻印記。此戰,紅36師從敵人手里繳獲了大量武器裝備,部隊戰斗力大大增強。在其后歷次戰斗中,張宗遜率部沖鋒陷陣,屢立功績。

  從1932年12月起,張宗遜歷任紅12軍軍長、紅一方面軍獨立第1團(1933年6月紅一方面軍落實中央軍委大師大團編制)團長、紅9軍團第14師師長兼廣昌警備司令,成為紅軍中的一名著名戰將。

  1934年4月,中央蘇區北大門廣昌失守,堅決追隨毛澤東、被“左”傾領導者認為有“毛派嫌疑”的張宗遜被免去師長職務,進入紅軍大學(在瑞金)學習。當他懷著沉重的心情,去探望身處逆境的毛澤東,傾訴心中的郁悶時,毛澤東安慰他說:“現在這種情況,像是秀才遇見了兵,著急也沒用。”隨即指點他說:“周恩來同志不是你在黃埔由團員轉為黨員的主持人嗎?你心里的這些話,可以去找他說說。”同年6月,在周恩來的干預下,張宗遜由普通學員出任紅軍大學校長兼政委。

  紅軍長征開始后,張宗遜擔任中央縱隊參謀長,后調任紅3軍團第4師師長(政委黃克誠)。在彭德懷的率領下,他指揮所部參加了強渡湘江、奪占婁山關、攻克遵義城等許多戰役。

  由于連番血戰,加上當時中央領導人軍事指揮的錯誤,致使紅軍減員慘重。1935年2月上旬,為了加強和充實戰斗部隊,紅3軍團在云南扎西(今威信)進行了縮編,張宗遜就任第10團團長。2月底,他在率部與敵爭奪遵義城西南郊的戰斗中腿部負傷。

  1935年8月,在中央紅軍與紅四方面軍會師后,張宗遜調任紅四方面軍主力紅4軍參謀長、紅軍大學(校長劉伯承)參謀長兼高級指揮科科長。期間,他的出色表現得到了朱德、徐向前、劉伯承等的認可。

  1936年冬,歷經千辛萬苦的張宗遜在陜北保安縣城見到了毛澤東。此時,毛澤東剛就任中央軍委主席不久,一看見張宗遜便親切地說:“張宗遜你好幸運呀,三次爬雪山過草地竟然無恙!蔣介石的‘圍剿’把你‘剿’回了家鄉,給了你天時、地利、人和,我真替你高興呦!”毛澤東還爽朗地說:“我們已決定調你到總部機關來。陜北的風土人情你都熟,來給我們當向導吧。”

  1937年1月6日,毛澤東任命張宗遜擔任中央軍委總參謀部(參謀長葉劍英)第一局局長。中央軍委一局,也稱中國工農紅軍總部一局,是軍委指揮機關的一個綜合部門,下設作戰、文秘、機要、警衛和行管等單位,并直接指揮中央警衛團。其性質與職能,類似于現在的軍委辦公廳加總參作戰部,再加機要局、警衛局和管理局。出任如此要職,可見毛澤東對張宗遜的信任與器重。

  當時,紅一、二、四三個方面軍經萬里長征雖然在陜北會師,但卻都駐扎在保安縣及其西北最貧窮的一些地方。后經國共兩黨代表協商,國民黨軍隊自行退出延安及其南面的幾個縣,讓紅軍進駐,以利紅軍休整,然后開赴抗日前線。

  到職后的張宗遜立即籌劃把軍委機關遷往延安事宜。他親率警衛團一部及先遣人員,乘馬星夜趕往延安,劃分了各單位的駐地,布設了警戒,并制訂了整個遷移方案。隨即,他返回保安呈請毛澤東審定并下達給各單位,然后護隨毛澤東由保安向延安轉移。兩人都騎著高頭大馬,在奔赴延安的大路上邊走邊聊。毛澤東感慨地對張宗遜說:“十年前你護送我上井岡山,現在又護送我去延安,這是緣分吧?還記得你強迫我坐擔架的事嗎?”張宗遜還是以憨厚的微笑作答。

  從1937年1月至7月,張宗遜跟毛澤東同住在延安城內鳳凰山跟前一個院子里,直接協助毛澤東和軍委總部的首長處理軍務。此時的張宗遜,成了聯結紅軍各大單位的中間環節,因此也結識了紅軍總部和各個方面軍的領導同志。

  在這半年多的時間里,張宗遜獲得了近距離向毛澤東學習的大好機會,幾乎每天都能聽到毛澤東講話,看到毛澤東起草或批改的文電,耳濡目染,令他大長了知識與才干。期間,應賀龍的請求,毛澤東派張宗遜到紅二方面軍工作,擔任第4師師長,他因而成了紅軍中少有的在3個方面軍都任過職的高級指揮員。

  1945年8月20日,中央軍委組成晉綏野戰軍,歸中央軍委直接指揮。賀龍兼任晉綏野戰軍司令員,張宗遜任副司令員兼呂梁軍區司令員、政委,并仍直接指揮358旅。

  從警衛黨中央到協助彭德懷

  1946年6月下旬,蔣介石撕毀停戰協議,對解放區發起了全面進攻。從此,全國各解放區轉入解放戰爭,晉綏軍民也展開了保衛邊區、保衛抗戰勝利果實的斗爭。

  1946年11月初,賀龍報請毛澤東批準,把晉綏軍區的野戰部隊分編為第1、第2、第3縱隊,張宗遜兼任第1縱隊司令,下轄358旅、獨1旅等主力部隊,執行機動作戰任務。這時,國民黨軍集中兵力向魯南和陜北兩個根據地突施重點攻擊,延安告急。毛澤東致電賀龍,調張宗遜率領的晉綏第1縱隊西援陜北。張宗遜接到命令后,立即收攏部隊,星夜兼程西渡黃河,趕赴延安。11月底,其主力開抵延安以南地區,再次承擔起直接保衛黨中央和毛澤東的任務。

  1947年2月,中央軍委決定,把張宗遜率領的晉綏第1縱隊和陜甘寧邊區的新4旅、教導旅、警備1旅、警備3旅共6個旅,合編為陜甘寧野戰集團軍,毛澤東任命張宗遜為司令。集團軍剛組建完畢,即遇到胡宗南以5個旅的兵力進犯邊區隴東的慶陽和合水兩縣地區,張宗遜率集團軍主力前往迎戰,將敵先頭之第48旅大部1500余人殲滅于西華池地區,擊斃敵少將旅長何奇,拉開了陜甘寧邊區大規模保衛戰的序幕。

  1947年7月21日,中央軍委決定,西北野戰兵團改編為西北野戰軍,彭德懷任司令員兼政委,張宗遜任副司令員兼第1縱隊司令員。此后,張宗遜同彭德懷一起指揮部隊進攻榆林城,殲敵沙家店,攻克清澗城,在半年多的內線作戰中,收復了大部失地,殲滅大量敵人。其中,沙家店戰役一舉殲滅了胡宗南的王牌整編第36師,斃傷俘敵6000余人,從此扭轉了西北戰場的戰局,使黨中央、毛澤東的處境轉危為安。

  在這幾次重要戰役中,張宗遜既參與了帷幄運籌,又直接指揮第1縱隊出色地完成了任務。8月23日,毛澤東專程到野戰軍司令部駐地祝捷,接見了旅以上干部。在熱情洋溢的講話中,他贊揚彭、張指揮果斷,部隊打得好。在同張宗遜談話時他說:“彭德懷同志提出,讓你到他身邊工作,我們都同意了;到野司來擔任第一副司令,就不要再兼第1縱隊司令員了,由你的副手賀炳炎接替你;在你的任職命令上,‘副司令員’四個字前邊,我加了‘第一’兩個字,是想讓你增強點責任感;你的長處是穩重厚道,不足的地方是該厲害的時候厲害不起來;這一點你應該向彭老總學習,對上,該堅持的一定要堅持,對下,該批評的一定要批評。”

  1950年10月彭德懷出任中國人民志愿軍司令員兼政委赴朝鮮,經毛澤東批準,張宗遜代理西北野戰軍暨西北軍區司令員職務,主持西北戰區的工作。期間,他指揮所部完成了圍殲國民黨軍隊殘余和剿滅土匪的任務。大西北完全平定后,1952年10月,毛澤東任命張宗遜擔任中央軍委副總參謀長兼軍委軍校部部長。

  1955年10月,張宗遜被授予上將軍銜,同時被授予一級八一勛章、一級自由獨立勛章和一級解放勛章。這前后,他還榮任第一至第三屆國防委員會委員。

  1958年春夏,軍隊開展反“教條主義”后,訓練總監部撤銷,張宗遜繼續擔任副總參謀長兼總參軍校部部長。1961年7月8日,根據中央軍委的決定,成立軍委軍事訓練和學術研究委員會,葉劍英任主任,粟裕、張宗遜為副主任,負責軍訓工作。

  1964年1月3日,中央軍委發出指示,號召全軍開展學習郭興福教學法運動,并決定舉行比武大會。時任副總參謀長兼總參軍訓部部長的張宗遜,積極支持主持軍委日常工作的賀龍和總參謀長羅瑞卿,堅決落實軍委指示,大比武紅紅火火,這遭到了林彪的猜忌。1971年2月,在羅瑞卿、賀龍相繼被打倒后,林彪集團外調張宗遜任濟南軍區副司令員,事實上把他“外放”了。

  1973年6月~1978年2月,是“文革”后期和“洋冒進”時期,張宗遜回京擔任解放軍總后勤部部長,這也是他最后一個軍職。從部隊退下來后,張宗遜擔任過第六屆全國政協委員,繼續為國家建設建言獻策。1988年7月,他被授予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

  由于張宗遜波瀾壯闊的一生,許多時候是與護衛黨中央、毛澤東聯系在一起,所以軍史研究者雅稱他為“禁衛上將”。

關于蘇紅網 | 聯系我們 | 商務合作 | 投稿郵箱 | 網站招聘 | 友情鏈接 | 服務條款 |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站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或描述,本站不承擔由此引起的法律責任。
主管單位:中央蘇區紅色旅游聯盟 ? 2008—2013 蘇紅網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 管家婆三肖二码免费 地产基金配资比例 体育彩票大乐透奖金是多少 二分时时彩是哪里开的 广西11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北京快乐8漏洞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山西快乐十分的开奖结果 十一运夺金选号公式秘诀 幸运飞艇全国统一开奖怎么作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