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政娶了陳賡的妹妹

2014-01-14  本文來源于蘇紅網   訂閱《紅星報》 | 向蘇紅網投稿
陳賡與譚政同授為大將是一段值得一說的佳話。一是他們同是老鄉,三代同為當地大戶人家。二是譚政是由陳賡“帶上革命”的。三是譚政還是陳賡的親妹夫,也就是說陳賡是譚政的大舅子。

  在湖南湘鄉市,有一個名叫羊吉安的小山村,地處湘鄉城北15里,村里住著一戶三代聚居的陳姓人家。1903年,一個男嬰在全家熱切的期盼中誕生了,家人為其起名陳庶康,這就是后來的陳賡大將。6年之后,陳家又生下一個女嬰,她就是陳賡的四妹陳秋葵。

  在羊吉安村的東西兩面,對峙排列著連錦起伏的小山巒,中間展延著一條狹長谷地,沿著這條谷地上行七八里、便到了湘西鄉(今龍洞鄉)楠竹村。在這里,聚居著譚姓家族。1906年6月14日,譚潤區的妻子生下一子,取名世銘,別號舉安,這就是后來的譚政大將。

  譚政的祖父是當地方圓數十里有名的紳士,父親是湘鄉縣立第二高小(即東山學堂,1910年毛澤東曾在此求學)教員;陳賡的祖父懷曾是跟隨曾國藩南征北戰的湘軍猛將,后辭官解甲歸田,父親陳紹純憑著祖父帶回的積蓄,先后購田數百畝,成為當地有名的大戶。譚陳兩家不但門當戶對,而且幾代相交,過往甚密。

  6歲那年,譚政被父親送人蒙館讀書,結識了先他而來的陳賡,以后兩人便于互相關心,互相照顧,成了很好的朋友。初小畢業后,陳賡考人東山學堂,而當譚政也向父親要求報考東山學堂時,身為該校教員卻因循守舊的譚潤區,對兒子今后的學業早有打算:一不準升入改革后的東山學堂,二不準赴省城報考中學,而是繼續找個先生讀私塾,掌握正統的封建扎法。他為兒子將來的“前程”四處奔走,尋找鄰村還沒有進行改革的私墊學校。

  找來找去,譚潤區終于在陳賡家附近找到了這樣的塾師。為方便學習,深潤區又找到陳賡父親陳紹純,要陳家看在歷代相交的情份上,收下譚政,為他提供食宿。陳紹純答應了。

  父親的安排、10歲的譚政雖不愿意,卻也無可奈何,使他感到欣慰的是,陳家有個可愛的秋要妹妹。從此,他與陳庚的四妹,7歲的陳秋葵青梅竹馬,相親相愛,無怨無猜。在秋葵的心中,自大哥陳庚離家赴20多里外的東山學堂學習后,她最喜歡的莫過于她的銘哥。譚政呢?自住到陳家后,他便對他的秋妹產生了一種特殊的感情,對他備加疼愛。

  那時候,湘中一帶農村時興早婚,子女到了十一二歲時,大人們就要將他們的婚姻大事提上議事日程??粗楞懪c秋葵二人情深意篤,譚、陳兩家的長輩自然是喜上眉梢。不久,兩家擇定吉日良辰為晚輩定下了這門婚事。

  轉眼過了幾年,在東山學堂學習的陳賡聽到了“革意”這個詞兒,還聽到了一個叫馬克思的外國大胡子的故事。這些故事,陳賡回家后又講給譚政聽。譚政雖然還不知道“革命”二字的真正含義,但他已隱隱感到這世界在變,地覆天翻的曠世之舉可能又將發生。

  譚政的心不安分了,他對秋葵說:“秋妹,我也要去報考東山學堂。”

  秋葵一聽,急了:“那,你走了,我跟誰玩呢?”

  譚政笑了:“好妹妹,你快點長大吧!長大了,我娶你,我倆一塊上學,好嗎?”

  秋葵更急了:“哎呀!你怎么就說這些,羞死人了!銘哥,不許你胡說!”

  譚政又說:“那,你不肯嫁給我了?”

  “啊,不是。”秋葵慌忙解釋,“我們現在還是小孩子呢,這些事情都是大人說的嘛!”

  “那好吧,就等長大了再說。不過,你得記住我啊!”逗著可愛的小妹妹,譚政高興極了。

  秋葵的一張小臉蛋已紅得象三月桃花,他低著頭,指了指自己的心窩,“撲哧”一笑,說:“我早把你記住了,就裝在這里,攆也撐不走呢!”

  自己迫切要求,加上陳紹純一家的極力支持,譚政還是如愿以償考入了東山學堂。1924年,譚政從東山學堂畢業,陳、譚兩家便為他與秋葵完了婚。當時譚政18歲,陳秋葵15歲。

  婚后,譚政常與妻子談論自己的理想抱負。今后的路怎么走呢?是吃祖輩的老本,還是自闖天下?小兩口經過周密考慮商量,最后決定,譚政走哥哥陳賡的路,報考黃埔軍校。

  于是,小兩口給陳賡寫了一封信,詢問黃埔軍校招生的時間、地點。陳賡回信告訴他們,他已參加了北伐軍。秋葵高興地對丈夫說:“銘哥,快給賡哥回信,把你也想當北伐軍的事說一說。”

  “那我走了,你以后怎么過呢?”譚政不無擔心地問。

  秋葵早就看出了丈夫的心病。其實,她也在為丈夫的出走不安。一家人過得好好的,為什么要走呢?自己正年輕,青春氣盛,獨守空房不說,丈夫一介書生,要成為一個戰士,必將受一番磨難。但她又想,如果在這個時候拖丈夫的后腿,銘哥的抱負如何能實現?于是,她下定決心對丈夫說:“銘哥,你走吧,離開這個封建的家,出去闖闖,去實現自己的理想,你將成為一個有出息的男子漢!”

  妻子的理解和支持,更進一步增添了譚政投筆從戎的決心。

  “秋葵呀!你是我的好妹子,好妻子!”譚政感激地說。

  “快別說了,先給賡哥回信,信里著重說上一句,就說你的行動是秋妹支持的。”

  還能說什么好呢?譚政當即回信。

  不久,已任國民革命軍第二方面軍特務省營長的陳賡,特派了兩名戰友接譚政去從軍。

  譚政要離家出走了。綱息傳出,岳父、岳母也趕來送行,關照女婿一路保重,并給陳賡捎上一封書信,要陳賡對妹夫多加關照。

  出發時,陳秋葵肩挎印花包袱遠送丈夫,她含著熱淚、送了一程又一程。

  譚政走了,離開了楠竹村,離開了他心愛的人兒??墒?,他萬萬沒有想到,這一別竟是和妻子的永別!

  一個月后,陳秋葵收到了丈夫寄回的第一封家信。信是這樣寫的:“秋妹:我已順利抵達漢口,來到賡哥所在兵營。賡哥已按我之意愿讓我在二連擔任文書。來漢口,人生地不熟,承蒙賡哥關照。又,賡哥多年未見秋妹,又聞身體不佳,賡哥對妹掛念至極。入伍時,我已把我倆商定的‘西政”大名填報連上。從此,我的名字將改為‘譚政”,不再叫那個封建主義的‘譚世銘’了,好啵?入伍之后,操練繁忙,唯軍事生活尚未習慣。但特務營與其他部隊不一般,這里書刊齊全,有《向導》、《中國青年》、《共產黨ABC》等等,這些從沒見過的書刊,我如多日不食,狼吞虎咽閱讀。走后,仍掛念你弱體多病,望不要過分勞累,注意保健!兄:譚政啟”

  就在譚政給妻子的信發出之后,華夏大地傾刻烏云翻滾,蔣介石叛變了革命,汪精衛也叛變了革命,共產黨人修道屠殺,陳賡被撤了營長之職,只因他曾數過蔣介石的性命才幸免于難。在這種嚴峻的形勢下,譚政克制了自己的感情,沒有和家中通信、他不想讓妻子知道自己的處境。

  不久,長沙又發生了“馬日事變”。譚政的父親聽到這一消息,嚇出一身冷汗:“可怕呀!太可怕了!”他回到家里,訴個沒完,溫后歸結為一點:“后悔當初沒有堅決阻攔,只落得現在掛念萬千!”再到后來又干脆將責任推到兒媳陳秋葵身上:“世銘要不是娶了這個媳婦,就不會去當兵……”

  生活也實在是難為陳秋葵了。丈夫的愿望,她無私支持;小叔子、小姑子的衣食,她周到料理;公公、婆婆的話,她洗耳靜聽……家中組里外外的事她都要日日夜夜操勞著。更有甚者,對丈夫的牽掛,還得埋在心里。

  每當勞累了一天之后,他孤枕難眠,不時從枕頭下拿出丈夫的書信,一字一句慢慢地念著,念了一遍又一遍,念完后又兩手捂著書信放在胸前……

  這樣的日子,過了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半年之后,陳秋葵病倒了。這一病,他就再也沒有挺起身子來。直到臨明最后一口氣的時候,他還是雙手把丈夫的信捂在胸口上。

  后來,譚政回到家鄉的時候,家人告訴了他妻子秋葵臨終前的情景,他哭了:“她真是個賢妻啊!”

關于蘇紅網 | 聯系我們 | 商務合作 | 投稿郵箱 | 網站招聘 | 友情鏈接 | 服務條款 |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站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或描述,本站不承擔由此引起的法律責任。
主管單位:中央蘇區紅色旅游聯盟 ? 2008—2013 蘇紅網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 股票平台 资产配置5大类 一只股票分析全面分析举例 黑龙江体彩6十1开奖查询 pc蛋蛋怎么赚钱快 北京pk10预测走势 江苏快3推荐号码 澳洲幸运10五码技巧 股票投资公司 江苏体彩排列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