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蘇紅網 > 紅色新聞 > 人物訪談 >

西藏百歲老人堅持升國旗半個世紀

2014-08-15  本文來源于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作者:何建明 訂閱《紅星報》 | 向蘇紅網投稿
人活百歲不易,她已經102歲。在這少有的漫長歲月里,她用近半個世紀的時間,深懷對祖國的感恩之情,天天在自己的家園前升國旗——那面國旗高高地飄揚在中國和尼泊爾交界的“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上……這就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聶拉木縣樟木鎮幫村村民次仁曲珍阿媽啦(藏語“阿媽啦”系好媽媽之意)的傳奇故事。

 

  次仁曲珍在升國旗

  那面國旗鮮紅、鮮紅

  人活百歲不易,她已經102歲。在這少有的漫長歲月里,她用近半個世紀的時間,深懷對祖國的感恩之情,天天在自己的家園前升國旗——那面國旗高高地飄揚在中國和尼泊爾交界的“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上……這就是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地區聶拉木縣樟木鎮幫村村民次仁曲珍阿媽啦(藏語“阿媽啦”系好媽媽之意)的傳奇故事。

  次仁曲珍阿媽啦生于1910年。老人家的所在地樟木鎮,是中尼公路318國道的終點,平均海拔2300米,全鎮人口僅有3000人,在總面積70平方公里的范圍內幾乎找不到一塊籃球場大小的平地,這里的所有房屋都依山而建,且坡度都在45度之間。“樟木”的藏語之意為“很近”,就是說次仁曲珍阿媽啦所在的家是個與“天堂”很近的地方。傳說很久以前,樟木人從尼泊爾請進一尊天然形成的釋迦牟尼石頭佛像,他們吃盡千辛萬苦將佛像抬到尼泊爾與樟木交界之地時,誰也抬不起腿了,累得精疲力竭,這時佛像竟然開口說話:“哈哈!我離自己的目的地不遠了!”樟木因此得其大名。聽說這尊釋迦牟尼石像一直都在,直到“文革”期間被人推下萬丈深淵。

  樟木居住著藏族系下的夏爾巴人。夏爾巴人在藏語里的意思為“來自東方的人”。相傳夏爾巴人的先祖來自甘孜地區,散居在中國、尼泊爾、印度和不丹等國邊境喜馬拉雅山脈兩側,他們操藏語系夏爾巴語,但無文字,書面使用藏語。夏爾巴人一度被一些西方人類學家譽為世界上最優秀種族之一。據說今天在全世界的夏爾巴人約有4萬人,大部分居住在尼泊爾境內。在中國的夏爾巴人主要居住在中尼邊境的樟木鎮和陳塘鎮一帶,人口大約2000多人。夏爾巴人有姓無氏,名字與藏族相似,但不冠名,同姓不婚,一般也不與外族通婚。宗教信仰為藏傳佛教,以薩迦派和噶舉派為主,保留有較多的原始信仰。這個長期隱匿在高原深山里的神秘種族,傳說是西夏時代的皇族后裔。由于他們長年生活在高山深壑地帶,山路崎嶇難行,一切物資都要人力背馱,或用額頭頂負重物。故而夏爾巴人素有“喜馬拉雅山上的背夫”之稱。據說,當年希特勒組成的若干個“勇士”軍團里,惟一一個東方人軍團就由夏爾巴人和登人組成。勤勞、勇敢的夏爾巴人,也因此被譽為世界上“忍耐性最強大的民族”。

  次仁曲珍曾經也是一名女性背夫,并且是吃盡苦、受盡折磨和奴役的藏奴。西藏解放之前,這里也是農奴制社會。在那個吃人的社會里,至高無上的領主決定著農奴們的生死大權,挖眼、砍手、斷足、剝皮等野蠻而殘忍的刑罰常用在農奴身上。次仁曲珍所在的樟木,山險溝深,土地匱乏,農奴們在此極其有限的土地上,只能種植極小面積的土豆和玉米,以及依賴編織竹制品來維持生活。

  通常次仁曲珍與她的農奴兄弟姐妹們先上山砍伐竹子編織成筐、墊之類的竹制品,再順溝而上走5天的路程到聶拉木宗繳納賦稅、換取食鹽;順溝而下,要走10天到尼泊爾王國的巴爾比斯鎮去換取糧食。返回途中要向尼泊爾海關繳納8個尼幣關稅,到了自己家的樟木還要向當地頭人進貢。如此一個完整的過程大約需要30天時間,出發時背負的5件竹制品,先后繳納3次稅賦,花約20天的時間趕路,除層層剝削,再除去路上的口糧,最后到手的只有八九斤糧食,剩下10天又得從事竹制品生產。如果中間有舊政府的差役和頭人役使,農奴們的生活就更難以養家糊口了。當地流傳的“樟木溝,吃人溝”就是由此而來。

  與所有當地的農奴一樣,幼小和年輕時的次仁曲珍也不可能逃脫得了一路與死神相伴的背夫的命運。曾經在幾年前樟木來了幾名探險愛好者,試圖想重走當年奴隸們經歷的背夫之路,可沒走多遠就望而卻步了,因為這些具有現代裝備的探險者們認為那盡是些比天路還難走的道。誰能想象,當年次仁曲珍他們這些奴隸背夫在沒有任何裝備的條件下,竟然長年在這條所謂的“路上”行走……

  奴隸的生活牛馬不如,天天與狼為伍。幼小的次仁曲珍就經歷了數次這樣的驚險。那年她才10來歲,和伙伴結伴背著青稞去聶拉木宗換鹽巴?;卣聊镜哪峭?,沒有月光,周圍一片漆黑,兩個幼小的女農奴帶著恐懼匆忙行走著?;锇樵谕局幸皇_便摔下懸崖,一命嗚呼。傾盆而降的雨雪,加之寒冷的狂風,使次仁曲珍陷入了絕境。突然,一群餓狼由遠而近地向她襲來……小次仁曲珍拼命地奔逃,眼看狼群追上時,她奮力爬上一棵大樹,再低頭一看,5只餓狼不停地擺動著尾巴,圍著大樹“嗷嗷嗷”地叫喚著,一直叫到天亮。狼沒有將次仁曲珍吃掉,可她因身上背的東西丟失而被頭人用皮鞭抽打得死去活來。

  年輕時的次仁曲珍也有愛情,她的心上人叫木達爾,也是個奴隸。生性剛強的木達爾為了見次仁曲珍,不聽頭人的話,還竟然失手打死了兩個頭人的家丁。木達爾后來被頭人派出的人馬抓了回去,雙臂吊起毒打和暴曬了3天后,又挖去了他的一只眼睛,不幾日就死去了。次仁曲珍聞訊后惟一能做的就是把心上人的尸體緊緊地抱在懷里,長久長久地舍不得放下來……

  1950年,西藏和平解放,百萬農奴翻了身。地處邊陲的次仁曲珍和樟木人是于1961年初在看到一隊高舉五星紅旗的解放軍開進他們那兒修路時才知道,外面的世界離他們有多遠。1965年,從縣城聶拉木到樟木的40公里長、后又延伸至尼泊爾的318國道勝利竣工,當解放軍把一面五星紅旗插到次仁曲珍所在的幫村村頭的一個最高處時,次仁曲珍和全村人都激動得熱淚盈眶。

  解放那年,次仁曲珍分得一頭牦牛、8平方米的土地、5斤青稞、5斤糌粑。這是她第一次得到屬于自己的財產。次仁曲珍與全村人一樣,還得到了一面五星紅旗。次仁曲珍一次次撫摸著紅色卡其布的旗面,又用雙手不停地按在五顆星上。工作隊的同志告訴她:旗幟上最大的那顆星是共產黨,周圍四顆星中的一顆是咱農奴。次仁曲珍似乎明白了:哦,原來我們農奴也是上面的一顆星呀!農奴要圍著共產黨,心向毛主席,才會有幸福的生活啊!那我得把這國旗天天高掛起來,我們要永遠跟著共產黨、跟著毛主席走,我們的幸福生活才會世代傳下去!次仁曲珍心里這么想著,從此就這樣做了……當天,她就找來一根又粗又實的竹木,豎在自己家的屋頂端,然后將那面國旗掛了上去。這一掛就是48年,風雨無阻,天天如此……

  48年,17000多天,近半個世紀的漫長歲月,在“世界屋脊”,不分刮風下雨,不分冰雪嚴寒,這是一種什么樣的精神?這是一份怎樣的心懷?

  這也是許多人想了解次仁曲珍這位農奴出身的百歲老人為何這樣做、怎樣做到的問題。自然,共產黨、毛主席為次仁曲珍這樣的翻身農奴告別苦大仇深的舊制度壓迫是第一個理由。其次是次仁曲珍自己從新中國的幸福生活中真切地感受到社會主義祖國好。還有修路的“金珠瑪米”——解放軍們幫助她建設家園的每一件難忘的事:曾經有位比次仁曲珍小幾十歲的解放軍“小謝叔叔”不僅救過她的命,而且親手幫助無兒無女的她修繕破落的小屋,后來在一次為幫村做好事時不幸被山上的石頭砸下而壯烈犧牲。“金珠瑪米”給次仁曲珍留下了難以忘懷的感情。這位“小謝叔叔”的名字叫謝啟風。

  共產黨和解放軍的恩情,讓次仁曲珍決心要有一種表達感恩的形式,那就是她每天在自己小屋前掛著五星紅旗……日出掛起,天黑收之,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從1965年一直到現在。次仁曲珍從55歲開始掛國旗,歷時48年從未間斷,現今她已至102歲高齡,是位名副其實的“最年長、歷時時間最長的國旗手”。

  毛澤東同志說過,一個人做點好事并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次仁曲珍在自己的家園前將紅色的國旗每天升起似乎看起來并不復雜,然而若幾十年堅持不懈、一天不間斷也非易事。尤其是在海拔高、條件差、每年多數時間是天寒地凍的青藏高原,由一位年長的老者來完成,其中同樣包含了無數艱辛??墒谴稳是溥@位普普通通的翻身農奴做到了,而且她以一顆純潔無瑕、熾熱滾燙的心使這樣一件事做得充滿感情并富有意義。

  幾十年里,次仁曲珍所在的樟木口岸,并非是個安寧之地,特殊的邊境線,無時不處在分裂與反分裂的前沿。那些企圖分裂西藏的反動勢力曾多次利用宗教甚至使出暗殺等毒招讓次仁曲珍屈服,然而她沒有。她用升國旗的行動,一次次回擊了那些居心不良的分裂主義者的種種陰謀。而今的樟木一帶,不僅有活躍的邊貿,并且當地的經濟和文化生活日趨繁榮豐富,人民生活得到飛速改善。這中間,也有次仁曲珍的功勞,因為每每進出口岸的中國公民們看到次仁曲珍阿媽啦家門口升起的那面五星紅旗高高飄揚時,他們就有了一種安全感、自豪感和幸福的歸屬感。曾經有多位一度被達賴分裂分子迷惑的藏民因為被次仁曲珍阿媽啦和她家門口的那面獵獵飄揚的五星紅旗感召而重新回到了祖國的懷抱。

  當地政府和當地人民都這樣說,次仁曲珍阿媽啦升國旗的義舉其實已經深深地影響了中尼邊境那一片高原,影響了那塊土地的幾十年歷史……如今的樟木鎮,在改革開放政策的引領下,處處散發著江南小鎮“小香港”的風采,從日喀則到樟木的柏油馬路現在已經全面通車,只需五六個小時的車程就可抵達。此地現在常年客商云集,每年進出口的貨物已達3個多億,鎮上還出現了千萬元戶。樟木鎮所在的聶拉木縣,到2011年底,生產總值超過3億元,比改革開放前翻了69番;人均收入3547元;從舊西藏只有農奴主的后代才能接受教育,到現在全縣有7所小學、1所中學、4個村教學點,4個村設有學前班,全縣中、小學在校人數達3000多人。次仁曲珍阿媽啦所在的幫村百姓也大多數都有了手機,家家有電視,每戶年均收入達8000多元。幫村還建起了總投資2200多萬元的夏爾巴民俗度假村。

  毫無疑問,次仁曲珍阿媽啦是中國甚至是全世界最年長、持續時間最長的國旗手。這位做了近半個世紀“國旗手”的翻身農奴,她本人也在祖國的懷抱里感受著溫暖與進步。

  已有48年黨齡、現年102歲的次仁曲珍阿媽啦,而今“臉上布滿皺紋,千絲萬縷;豐美的雙唇也已縮回,那曾經雪白的一口牙齒,也只剩下稀疏的一兩顆,兩個眼窩深陷,矮小的身材有些佝僂,邁出的步伐因顫抖而緩慢,上身時常穿著一件咖啡色冬衣,頭裹一條方格子的綠頭巾,可她依然耳不聾、聲不啞,雙目放著光芒……”這是報告文學《國旗阿媽啦》的作者楊年華不久前專程到樟木鎮去采訪時所帶回的阿媽啦的最近印象。因為年歲關系,近一兩年次仁曲珍阿媽啦不再親自撐桿升旗了,這一活兒由鎮政府交給了一位年輕人替她來完成,但次仁曲珍每天仍堅持站在旗桿下注視著國旗徐徐升起和降下。她說她只要眼睛不閉上,就要每天看到自己家門口的這面國旗高高飄揚……

  海不辭水,故能成其大;山不辭土石,故能成其高。凡事無小事,簡單不等于容易。什么是不簡單?——把每一件簡單的事情做好就是不簡單;什么是不平凡?——把每一件平凡的事情做好就是不平凡!次仁曲珍阿媽啦把一件簡單、平凡的升降國旗之事做得如此執著和漫長,難道這不就是最好、最赤誠的愛國情嗎?人的能力有大小,假如我們都能以次仁曲珍阿媽啦作為榜樣,世上還有什么事不會成功嗎?次仁曲珍阿媽啦為我們樹立了一個平凡而偉大的榜樣,建立了一種神圣而高貴的精神。這精神是屬于民族的、中國的、人民的。

  感謝楊年華,是你讓我們看到了一個平凡而偉大的翻身農奴的那片熾熱的愛國情懷。

(責任編輯:張雪梅)
關于蘇紅網 | 聯系我們 | 商務合作 | 投稿郵箱 | 網站招聘 | 友情鏈接 | 服務條款 |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站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或描述,本站不承擔由此引起的法律責任。
主管單位:中央蘇區紅色旅游聯盟 ? 2008—2013 蘇紅網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 极速11选5是否正规 安徽快3时时彩网 网赌的钱要回来的方法 食用油上市公司龙头 山西体彩11选5投注 五分快三有公式算吗 中国体育彩票飞鱼技巧 北京11远5走势图一定牛 华夏配资网vip杨方配资靠谱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