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蘇紅網 > 紅色新聞 > 人物訪談 >

“民間馬列專家”黃紹成

2014-08-12  本文來源于中紅網—中國紅色旅游網????作者:馬非白、馬及時 訂閱《紅星報》 | 向蘇紅網投稿
黃紹成(1944—2011),四川都江堰市人,初中畢業,曾當過筑路工人、鐵工、木匠。一輩子酷愛學習馬列、毛澤東著作,平時言行異于常人,在當地人視為怪人,并作為坊間茶余飯后談笑之資。
       黃紹成(1944—2011),四川都江堰市人,初中畢業,曾當過筑路工人、鐵工、木匠。一輩子酷愛學習馬列、毛澤東著作,平時言行異于常人,在當地人視為怪人,并作為坊間茶余飯后談笑之資。

  黃紹成享年67歲,終身未娶。

  一個執著的抄報者

  晨光熹微,還不到早上7點鐘,灌縣(今都江堰市)幸福路上行人稀少,縣郵政局門口閱報欄下已站著一個人,他在看報?不,他手里拿著一支筆,另一只手握著一個本子——他在抄報。

  匆匆來去的人紛紛投去好奇的一瞥。

  夕陽西下。這時郵局的人已把每天新的《人民日報》《光明日報》《四川日報》等換上了。三四十年前,郵局閱報欄下,總是擁擠著一群訂不起報、又愛關心國家大事的閱報者,他們貪婪地、伸頸并頭地讀著一張張不要錢的報紙。這其中,當然有那個握筆抄報的人---他一個人就占了兩個人的位置!

  “這人有病!亂七八糟地見啥抄啥干啥嘛?”一站在外圍擠不進去的矮個低聲怒罵。

  暮色降臨。因為天色看不見了,閱報者陸續離去。但那個抄報者拿著本子,卻又撳亮了電筒——奇怪而又執拗地抄報上各種各樣的信息,直到晚上9時至10時。天天如此!

  那些遙遠的年月,縣城里喜歡看“站報”的人,包括郵局那個每天替換報紙的老同志,都對這位古怪的抄報者不陌生了:天冷他戴著線帽在那里抄,天晴落雨他戴著一頂舊草帽在抄……

  這怪人就是黃紹成。他抄那些東西究竟有啥用?

  一個虔誠的馬列信徒

  帶著這個古怪的問題,筆者兄弟倆終于在城里梨園巷一帶,一條曲折的小巷中找到了黃紹成的家,一家四合院龍門子右側一間只有十幾平方米的小房內。這是灌口鎮房管所的公房,每月房租很低。

  黃紹成前頂已微禿,看樣子三十多歲了吧?還是孤身一人。

  “你不打算結婚了嗎?”“不,唯物主義者并不是禁欲主義者。”他長滿老繭的手一揮,“時機還不成熟。況且,要作的事情還多!”他的手指向了背后一長排快頂著天棚的書柜,還有那張裂縫的老式寫字臺上疊起的厚厚的手稿。

  他簡陋的家中家具特別少,只有一大一小兩把竹椅子,而那把寫字臺前的大竹椅已斷了一支腳,用木條加固綁起來的。但簡陋的屋里書真多,粗略計算,不會低于2000冊吧!那年月平民家中有這種藏書量確實驚人,而且,全是馬、恩、列、斯文集,毛澤東選集和哲學、政治經濟學一類的書。

  “你專門研究這些嗎?”

  “研究說不上,愛好,業余愛好,也可以說是熱愛??催^后,有時寫一點學習心得,以不斷提高嘛!”

  黃紹成斜睨了我們一眼,急促地說,“我的時間很緊……這里有言在先,只接見你們20分鐘。”于是三言兩語后,我們只好告辭了。

  筆者之一的馬及時,1982年時,曾在那間簡陋的小屋里住了一晚。那真是個災難的一晚。黃紹成整夜都在讀一本厚厚的列寧的書。睡不著的馬及時前后爬起來屙了5泡尿,每次都看見黃紹成用紅筆在列寧的書上打杠杠。早上5點過他才關燈睡覺。馬及時早6點半先床時,一翻寫字臺上那本厚厚的列寧的書,從頭到尾,全部被他劃滿了紅杠杠!書的空白地方,眉批四處可見——

  “經典,與中國現狀何其相似!”

  “好!這段話真正說到了人民心中。”

  “可惜列寧時代還沒有雷鋒!”

  “列寧真不愧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思想家……”

  當時馬及時就想,幸好列寧是外國人,不然被他的后代們看見祖輩的書被劃得那個模樣,不生氣才怪。

  黃紹成實實在在的是一個虔誠的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忠實信徒。1983、1984兩年,他花費了多年辛勤積蓄下的兩千多元,那年月可不是一筆小數目。他用這筆“巨款”,搭乘火車硬座和長途汽車,兩次自費到首都北京,為的是邁進紀念堂瞻仰一下偉大領袖毛主席的遺容。

  1983年那次因閉館未見到,1984年夏天才如愿以償。他一路上舍不得吃館子,行前,他在家里炒了10斤糯米磨成粉,又烙了幾斤面粉的鍋攤兒作干糧。哪知十幾天后,背包里的鍋攤兒已吃來長霉、變味了。其間走湘潭、訪遵義、上井崗山,抄回來幾大本主席的生平事跡和許多革命歷史資料。

  朋友間曾有幾次議論到大躍進、文革諸事,他聽了很反感、很生氣,臉紅脖子粗地嚷道:“你們想否定毛主席,辦不到!就像他老人家所說的那樣:‘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

  如不是我們親眼見到,簡直令人難以置信:他那窮窘的家里,那白色蚊罩的正面罩沿上,竟花錢請人繡了10個拳頭大的紅字:“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

  一個醉心于學習而漠視個人生活的書呆子,他父、母早逝,孤身一人。朋友們不下數十次給他介紹女朋友,他居然如此發誓:一定要找到一個克魯普斯卡亞之于列寧,燕妮之于馬克思那樣的妻子,不然寧可終身不娶。這標準,讓人想笑又不敢笑。

  黃紹成平時吃穿極其簡樸,衣服破舊不說,經常削幾根紅苕或幾個土豆,再加點米和油鹽,悶半鍋飯就算一天。一次留老同學馬非白吃飯,除兩墩不知放了多久的糟豆腐,沒其他菜。吃飯間,他忽然想起泡有蘿卜,撈出來一咬,才知泡菜壇子里忘了放鹽——泡了一壇子發臭的白水蘿卜!

  多年以來,黃紹成一直過著半工半讀的生活:上半天上班,下半天讀馬列毛澤東的書、寫體會,雷打不動。對理想如此執著,理想會辜負他嗎?不會。

  1985年8月的一天下午,收音機里忽響起一個悅耳的男中音:“……關于中國社會主義新時期貨幣的作用,四川省灌縣建筑工程公司工人黃紹成同志說……”那是“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的播音節目。灌縣地區好多人都聽見了這從北京傳來的電波!可惜黃紹成他沒有聽見,但他會知道的,因為他投了稿。

  也許,社會的不公早就存在了。文革前后,像黃紹成這樣一個癡迷,虔誠地學習馬、列、毛主席著作的青年,直至走到生命的終點,竟然沒有評上一次“學毛主席著作積極分子”!

  一個樂助他人的“雷鋒”

  黃紹成出身于一個小市民家庭,父親解放前曾當過一任保長,解放后又吸食、販賣鴉片,被新政權的人民政府判刑15年,于1960年代初病死于勞改所在地新疆。黃紹成的母親后來帶著年幼的妹妹改嫁到蒲陽鄉下,家中只剩下不到10歲的他和年邁的祖母,祖孫二人孤苦伶仃,相依為命。祖母年高,孫兒年幼,祖母從早到晚打草鞋賣,一月能掙幾塊錢,此外無其他半點收入。

  但是,在祖母支持下,黃紹成不僅讀完了小學,還在灌縣城關鎮民辦中學初中肄業,后又考取了塔子壩中學插班生,直至畢業。讀塔中時,因家庭困難,他還申請到了每月5元的助學金,錢雖不多,但對家庭幫助卻不小,每月祖孫的米錢差不多夠了。

  塔中畢業不久,慈愛的祖母因病去世了,自然,還是在周圍鄰居的大力、熱心幫助下才辦完了喪事。1965年秋,黃紹成與馬非白等幾個朋友都參加了四川交通廳第五工程處,成了一名筑路工人。

  參加交五處后不久,文化大革命開始了。各類造反組織頃刻間風起云涌,如雨后春筍般遍地興起。1966年底,一輩子熱愛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黃紹成承頭成立了一個叫“雄鷹革命造反總司令部”的群眾組織,自任一號勤務員,手下有二十多名戰士,都是南部縣人。

  那時候,黃紹成每天率領著他的部下集體朗誦《老三篇》和紅寶書《毛主席語錄》,聲震工區山野、河谷……一天下午,他又跟他的革命戰友揪斗工程隊“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揪斗會在二工區食堂召開,先后有幾名無產階級革命造反派戰士走上臺去揭發、控訴、批判走資派的反革命滔天罪行。后來,從交五處回來后,短暫失業的黃紹成又參加了灌縣建筑一公司工作,成了一名“天干餓不死手藝人”的木匠。

  關于木匠黃紹成,他的兩件傳聞甚廣的軼事,特別讓人感動。

  那些年是學雷鋒的時代。木匠黃紹成做的一件事,就是認認真真地學雷鋒。大家還記得那些年燒蜂窩煤的歲月吧?從鯉魚沱河邊蜂窩煤廠拉出的蜂窩煤,滿滿一架架車,經過天乙街與蒲柏橋兩個長長的軟腳坡時,拉架架車的人胸口都要貼住地了!那艱辛,直讓人酸鼻。這時,學雷鋒的木匠黃紹成連班也不上了,就候在路口,沉重的架架車來了,他就弓下腰去推。

  不圖回報,風雨難阻,成年累月低頭幫不相識的人推車,就是為了學雷鋒。

  另一件事也是學雷鋒。以前的大小學校,學生的桌椅板凳又舊又多,若壞了,學校寒暑假都要請木匠來修,量很大的。黃紹成是個木匠,這樣的好事他當然跑不脫。于是,每逢長長的暑假,他就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地不上班了,每天背著木工家具,在灌縣城鄉一所一所學校地走,只要看見哪所學校哪間教室的桌椅板凳壞了,招呼也不打,他就開始修。

  起先,弄得學校的門衛大吃一驚,怎么也趕不起走他后,便去匯報說:校長,不好了,有個怪人在那里釘板凳!

  后來,大家才曉得木匠黃紹成在學雷鋒,他修桌椅板凳一分錢也不要!于是,起先不歡迎黃紹成的學校,一旦暑假來了,便會對教務處的人說,快去找一找那個木匠怪人,讓他把三年級二班爛了的桌椅板凳修一修……

  誰也不知道黃紹成這一生,給多少所學校修了多少爛桌椅板凳;誰也不知道他守候在風雨飄搖的蒲柏橋頭,推過多少輛沉重的蜂窩煤架架車??上?,學了一輩子雷鋒的木匠黃紹成,總是被人們忽略,總是被社會小視,最后,他這輩產竟然連一次“學雷鋒積極分子”也沒有評上。

  老朋友黃紹成與書為伴,以幫助他人為樂終其一生。

  清貧度日的黃紹成一輩子真誠、癡心、勤奮、執著地學習馬列毛澤東著作,他的學習沒有一絲兒的虛假,他更沒有想過以此謀取一官半職。

  民間有如此虔誠而執著者,著實令吾輩含淚嘆服。

(責任編輯:張雪梅)
相關閱讀:
關于蘇紅網 | 聯系我們 | 商務合作 | 投稿郵箱 | 網站招聘 | 友情鏈接 | 服務條款 |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站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或描述,本站不承擔由此引起的法律責任。
主管單位:中央蘇區紅色旅游聯盟 ? 2008—2013 蘇紅網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 北京快三走势图基本图 王中王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十一选五2胆全拖选胆号技巧 一肖平特如何计算 讨论股票的论坛 影响股票涨跌 基本股票日k线图 国联股份是做什么的 2011033深圳风采 七星彩预测最准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