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蘇紅網 > 紅色觀點 > 今日話題 >

少年微博直播自殺,“點贊者”有責嗎

2014-12-05  本文來源于騰訊網   訂閱《紅星報》 | 向蘇紅網投稿
近日,四川瀘州19歲少年曾某微博直播自殺并無救而亡成為熱門話題。事實上,這種通過社交網站直播自殺的行為近年來屢見不鮮,自殺者內心是怎樣的一種心理狀態?社會又該如何應對類似事件?
曾某并非孤例,近年來,網上“自殺現象”叢生

  微博興起的三年間,利用微博“曬自殺”事件已經超過20起

  微博直播自殺,四川瀘州19歲少年曾某并非孤例。2010年8月底,中國大陸就出現第一例微博自殺直播,微博網友“蘇小沫兒”連發30多條微博,直播其自殺過程,在社交媒體專家董崇飛、《新周刊》等微博用戶和警方介入下,事主最終獲救。此后,微博世界中一直存有自殺直播,有幸運如“蘇小沫兒”被愛心人士搶救過來的,也有搶救不及時離開人世的,2012年3月17日南京姑娘重度抑郁癥患者“走飯”(網名),在宿舍自縊身亡,死前在微博留言“我有抑郁癥,所以就去死一死,沒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離開。拜拜啦。”卻沒有被及時關注。也不乏被發現純屬惡作劇的。2012年3月21日,網友“小蘇蘇”兩分鐘內連發7次“自殺微博”。警方介入后發現該網友身無分文去桑拿消費三四天,認為自己出不來,遂在網絡上發表不實言論揚言自殺。

  

微博直播自殺當事人曾某的微博截圖,最后一條微博是:“到了最后一刻你卻拉黑了我 ”

 

  微博直播自殺當事人曾某的微博截圖,最后一條微博是:“到了最后一刻你卻拉黑了我 ”

  不管是給世人“最后的告白”,還是在作秀博圍觀,根據傳播學者、南昌大學教授鄭智斌的統計數據,微博興起的前三年中,“曬自殺”事件達到21起,且全部都是35歲以下的年輕人。

發出直播自殺其實是求救,卻往往遭遇網絡暴力

  自殺并不光彩,用直播這種極端且張揚的方式是在發出“求助信號”

  螻蟻尚且偷生,何況是人,珍惜生命實屬首位。人有沒有權利自殺,這個問題已經爭論了上千年。但無論如何,自殺在中國傳統觀念里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既然如此,向來被“鄙視”的自殺者為何還用直播這種極端且張揚的方式來進行?

  要解釋這個問題,首先得分析自殺者的動機。心理學一般將自殺分為主動型自殺和被動型自殺。前者是為達成個人因素以外的目的而進行的自殺。例如,自殺性襲擊和日本武士道自殺。后者才是個人因素導致的自殺,也是我們通常情況下說的自殺,是個體的煩惱、苦悶發展到極限,對生活和未來徹底失去信心,而采取唯一、最后的自我防御手段,企圖實現心理的最終滿足或解脫。而“微博自殺”則是借用信息時代的快捷工具,在自殺之前同步向外界發出信號。

  令人意外的是,發出這種信號其實是為了求助。心理學家把它稱之為一種“表演式求救”。社會心理學者石勇如此分析直播自殺現象:一心求死的人,已經對這個世界無話可說,既不希望有人看到,也不想看到別人了。所以,他如果“直播自殺”,說明他即使求死的程度很強烈,仍然想和這個世界打交道,也即仍有生的留戀。確實,除了利用微博自殺作秀博圍觀者,一般的微博自殺者想吸引別人關注,得到心理安慰和支持,而且他們沒有必死的決心,潛意識中希望獲救。正如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精神醫學科主任醫師秦曉霞認為,發出直播自殺的消息就是在發出一種“求助信號”。

  而網絡語言暴力斷絕了自殺者對生的最后留戀,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事實上,面對嚴重的社會、經濟和心理壓力,任何人都有可能因不堪重負而選擇自殺這種方式來結束生命。但中國的自殺者和世界其它各國不同,中國1/3的自殺死亡者和2/3的自殺未遂者在自殺時沒有精神障礙,而相比之下,幾乎其他所有國家的90%以上的自殺者是有精神疾病的。換言之,在中國,急性生活事件造成的嚴重應激更易導致自殺行為的發生。

  根據媒體的公開報道判斷,曾某的自殺屬于非精神病范疇,悲劇的釀成,與他的情感問題、成長環境、心理承受能力直接相關。而他選擇“長時間溫和”的自殺方式(從11月30日早上8點買藥開始到失去意識,曾某直播自殺4小時,一共發出38條微博,選擇的方式也是吃藥、點炭等慢性方式),顯然內心是希望得到別人的幫助,但網絡語言暴力卻成了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曾某的微博直播自殺一開始,很快引起網絡圍觀,不少網友在微博中勸其不要沖動,不要自殺,一度松懈了小曾的沖動絕望情緒(曾發出“謝謝大家的正能量和前女友不懈的開導,我睡覺去了”、“我還不想死”)。但網絡暴力卻將事態引向另一個發展方向。微博用戶“寧財神”(微博非認證用戶)在看到曾某發布了用于自殺用的炭火時,使用了極其嘲諷的語氣轉發:“老板,加20串肉筋,10串板筋,再烤兩個大腰子! ”。而類似“忍不住哈哈哈”的圍觀嘲諷不絕于耳,甚至大罵“你必須死”“到底死了沒有”“趕緊死”等等。曾某并非首位微博自殺遭遇網絡語言暴力者。2011年9月1日凌晨,擁有7萬粉絲的湖北仙桃電臺DJ奕揚在自己的微博上接連寫下了5篇“生離死別”的文章,意圖自殺。眾多網友圍觀,卻沒有一人出來制止,相反點贊,嘲諷“你到底還死不死”等,最終這位年僅25歲的年輕DJ離世。

  

部分網友在曾某放棄自殺念頭時,留言“不行,博主必須死”、“趕緊死”等,將事態引向另一個發展方向

 

  部分網友在曾某放棄自殺念頭時,留言“不行,博主必須死”、“趕緊死”等,將事態引向另一個發展方向

  當然,并沒有研究說明網絡語言暴力最終導致了他們的死亡,但毫無疑問,此時此刻這些自殺者精神狀態是非理性的,積極的評論可能仍然無法挽救自殺者,但消極負面的評論一定會讓事情更迅速地向更糟糕的方面發展,最起碼斷絕了自殺者對生的最后留戀。據媒體報道,曾某母親不相信兒子是有準備的自殺。

生命何其寶貴,濫用網絡暴力行為亟需規制

  確實有人利用微博自殺作秀,但這不能成為濫用網絡暴力語言的理由

  從社會學上來說,在網絡語言暴力的背后,是社會個體及其所屬的社會群體的力量體現。而在當代中國,社會資源分配不公,兩極分化嚴重,社會戾氣叢生。也由此制造了網絡上猶如軟刀子般的語言暴力,而類似微博自殺遭遇網絡暴力,似乎還與之前利用微博自殺博圍觀者透支著社會的信任與公民的良知有關。

  不能否認,一些微博自殺事件事后證明確實是在炒作搏出位,最著名的當屬前文所提的“小蘇蘇”事件,而當人們為“走飯”的自殺扼腕嘆息之時,微博中接連出現了好幾位“直播假自殺”的網友,此后這樣的鬧劇一直再次發生。一旦被假消息欺騙多了,“狼來了”效應似乎也就會自然形成。于是,網友習慣假設該類自殺微博為惡作劇,采用相反方法刺激自殺者??杉幢闳绱?,卻不等同于可以對這種行為圍觀嘲諷。正如一篇相關評論中所說“‘狼來了’也僅是置之不理,而不是在不聞不問的基礎上添油加醋。”畢竟生命何其寶貴,對于關乎生命的行為,不能存在任何僥幸萬一的理由。

  濫用暴力語言引起人“驚恐焦慮或情緒低落”,有必要對此進行規制

  當然,對微博自殺者圍觀嘲諷點贊,甚至大罵“你必須死”“到底死了沒有”“趕緊死”等等,是極端的網絡語言暴力,但不可否認,網絡虛擬空間里的惡意攻擊謾罵確實是是十分常見,從2006年至今,中國網絡語言暴力事件一個接著一個,“虐貓事件”、“銅須門”、“史上最毒后媽”、“死亡博客”、“很黃很暴力事件”等等,不勝枚舉。中國網絡語言暴力現象亟需規制。在此,西方國家的經驗可以借鑒。

  在互聯網遇暴力語言并非中國特色。2013年9月,一位英國14歲少女因為不堪網絡辱罵而自殺,她的不幸遭遇讓包括英首相在內許多英國人都震動不已。早在2008年11月美國一名少年在互聯網上以直播形式自殺,有1500人觀看,并嘲諷他“是男人就要說到做到”。

  

少女的父親表示會寬恕,但這名14歲的英國女孩確實是因為不堪網絡侮辱謾罵而自殺身亡

 

  少女的父親表示會寬恕,但這名14歲的英國女孩確實是因為不堪網絡侮辱謾罵而自殺身亡

  雖然處理方法不盡相同,但不能在互聯網上隨意侮辱謾罵他人卻是國際社會的慣例。根據英國《1997年免受騷擾保護法》,“騷擾”(harassment)除了指將人置于“暴力的恐慌”的言論,還指引起人“驚恐焦慮或情緒低落”,如前文所述,并沒有研究說明暴力語言最終導致了網絡直播自殺者的死亡,但類似“你必須死”“到底死了沒有”“趕緊死”等等言論對于此時此刻極度脆弱的自殺者而言顯然引發情緒低落、焦慮甚至絕望。美國尺度雖然比英國寬松很多,不以刑事定罪,但全美有18個州有關于“網絡欺凌”的立法,47個州有關于“網絡騷擾”的立法。這些都是可以借鑒的經驗。

結語

  有效對自殺者進行心理疏導,遏制自殺,并不是我們每個普通人能夠做到的。但不點贊嘲諷,默默走開卻非常簡單。自律,就是一種善。

(責任編輯:張瑾)
相關閱讀:
關于蘇紅網 | 聯系我們 | 商務合作 | 投稿郵箱 | 網站招聘 | 友情鏈接 | 服務條款 |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站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或描述,本站不承擔由此引起的法律責任。
主管單位:中央蘇區紅色旅游聯盟 ? 2008—2013 蘇紅網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 有广西十一选五彩票平台 今天快乐双彩开奖得多少钱 分分彩规律的计算方法 2010年股票融资额 快乐10分就是个骗局 七星彩沈彻纪澄肉肉 甘肃体彩11选5一定牛 浙江十一选五玩法和中奖介绍 湖北快3基本走势一定牛 热门理财app排行榜